敕建東嶽廟會中碑記

敕建東嶽廟會中碑記(萬曆二十年1592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賜進士第、承德郎、右春坊右中允兼翰林院修撰瀛海餘繼登撰;特進、榮祿大夫、柱國、西寧侯、前掌南京前軍都督府左軍都督府管事定遠宋世恩篆;內閣直制敕房中書舍人、預修大明會典、玉牒、侍經筵官古燕劉世隆書

    今方內所崇信,惟五嶽,然四嶽之神,亦其方之人各以其方祀之。獨東嶽岱宗,則五方之人靡不奔走而崇奉焉。蓋自七十二君以來,而登泰山、望粱父者益盛。即不及登泰山、望梁父,亦各於其地□□□□貌神而禮之。故今岱神之祠遍宇內,豈非以東方青帝萬物之所始生。故各思以明禋報其所□□□都城之東,舊有東嶽神廟,爲都人十所饗祀。御馬監太監柳君貴、彭君進、劉君秉忠、高君升、王□□□□監局官凡若干人,歲於神降之辰,張羽旃設供具以饗神而僥之福,期以三歲。今如期將告利成,欲紀其事,而問言於予。惟神之大德曰生,覆載內一人一物無非其所生者,故以人視人,有爾我;以人視物,有貴賤;而自神視之,則無爾無我,無貴無賤,無非其所欲生者,乃人之自愛其生,無不欲神之佑之富貴壽善。身得安逸,口得厚味,形得美服,目得好色,耳得音聲,至於人則思戕之,於物則思殄之,以供吾身體耳目之欲,不知逆此生理,即以逆神之心,顧猶日備芬芬以冀神之福佑,此大惑矣。且諸君之入廟而趨也,未有不儼然如神之照臨,油然動其好生之念者,其出也然乎哉!三年之內,時有僥惠於神之心,則亦時有一念好生之意。三年之外,然乎哉以一時之善念,與間有一發之善念,而欲終身祈神之福利,此又惑矣。且中貴之勢,易以淩人而戕人之生,易以聚物而殄物之生,夫以其易淩易聚之勢,而戕人殄物,則其罪大。易其戕人殄物之心,而濟人利物,則其功德大。罪大者禍亦大,功德大者福亦大,此作善降祥,作惡降殃之說也。降之之權在神,作之之機由人,故曰:神者,聰明正直而一者也。依人而行是在諸君之自處矣。

    萬曆二十年歲在壬辰季春之吉立石

 

補:據《北圖中國歷代石刻拓本彙編》

    明萬曆二十年(1592)三月刻。碑在北京朝陽區東嶽廟。拓片陽碑身高219厘米,寬117厘米;額高38厘米,寬28厘米;陰高211厘米,寬115厘米。余繼登撰,劉世隆行書,宋世恩篆額。陰正書題名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