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充舞鳳山衍慶宮碑記

南充舞鳳山衍慶宮碑記 年份:不詳

乩筆

 

    紫府飛霞洞天,昔為神父王君陛下棲真所。王君仙去,故址猶存。百世之下,無能注意。斬蓬棘而聿新之者,嘗以世人以穀緡作不經之務。尚孰念王君有奇勳於蜀,神靈在天,英爽不磨,而一為創始,以召神貺哉!

    迨蜀民苟氏父子銳意開闢,於是洞天鼎新。而神王顯化有地,則予今日顯化何子,以豎行祠者、自非父王君之遺意哉?

    古郡城在唐為果州,今皇明更名郡曰順慶也。城北五里許,有山名曰舞鳳,特出諸峰,俯窺江瀉,勢如彩鳳回翔,真勝境也。王君倦而憩此,以本郡人王基之子而獲母,後人感而建祠食報,為不知年,幾變遷而神之旺氣不泯。豈非人以地靈,地由人顯哉!舊有大殿妥王君像,蒞之以受享祀,設中小殿,以妥吾祖清河帝、王君二太尊,又名家慶堂。堂右設小祠,妥九天聖母。左稍下,則為五鬼堂,前虛閣數楹,以居奉祭者,誠盡美矣。

    獨予兄弟,每從王君馳雲馭漢,而此山亦數所經歷者,無祠以為寓所,寧非缺典乎?予將默募城中好事者,舉不便乃巳。己巳春,自飛霞洞天,適趨雷杼過者,社令執符道迎,至則公車何子以鸞叩休咎,予不知未來,因不報。察其人,當隸善籍,非惡醜類,遂以祠托之。渠欣欣然領諾,念在速成。

    吁,王君得苟子而有洞,予得何子而有祠,前後緣同,古今事一,不其異哉!祠未告成,先屬余作文以垂諸堅石,用昭不朽,何子見其遠且大歟!因付鸞書篆,表其首末,而何子之德澤,與此山為悠久哉!謹志。天王隆慶己巳夏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康熙《順慶府志》,並以《南充縣志》互校。舞鳳山衍慶宮,在今南充市火車站西,不知創建何時。宮內安置「吾祖清河帝」,當為梓潼帝君,以其父張老户曾為清河令。扶乩人蓋托一張姓者,故稱「吾祖」云。乩語立碑被保存下來的罕有,故連前《紫府飛霞洞記》收入以示其例。

 

(楊超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