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修文昌宮碑記

重修文昌宮碑記 年份:公元1804

曹蘧

 

    將以齊人心,厚風俗,端士品,俾能砥礪乎,夙夜而糾,虔其神明,則必立之教養,以裕其基;導之禮樂,以洪其化;廣之師儒,行修聖哲訓典,以柔汰其驕矜躁慢之心;惕之肅廟雍宮、屋漏鬼神,以嚴勵其衾影幽獨之地。古之善為治者,于此具本末焉。區區祠廟巍峨,土木工費,以妥以侑,謂科名祿籍所司,妄希福報。有心世道者感喟久之。

    合之有文昌宮,介文廟左側。其東為鄉賢鄒忠介先生專祠。由來已久。規模雖備,而體制未肅。嘉慶壬戌秋,三江水漲,祠像就湮。州尉滇南濟川萬君對越惶然,于癸亥三月集州紳士捐囊增修,合祠像而一新之。數月,工未落成。是冬,予自廣漢回合任,釋奠于先聖廟,禮畢,詣文昌宮,見諸君先得我心,欣然思捐廉俸,益勸勵速成之。至嘉平而大功告峻。前祠後廡,長庲重橑,最後為桂香閣,前為居民賽神演劇之所。崇洪壯麗,規制罔不嚴肅。總計凡十閱月,費銀二千六百有奇。噫,斯固守土者之責,而都人士能相與以有成,亦人心風俗之見端乎?雖然,予更有為此邦告者。

    考天文書、漢晉二《志》,斗魁戴匡六星曰文昌宮,將相祿命,無所不統,非獨以文而巳也。及觀王氏見聞諸書,謂帝君于西晉末生越西張氏,始跨白驢而仙,掌司文章之籍。是二說者,同不同未可知。予則謂帝君文武忠孝,實鍾文昌之精,若《詩》所謂「嶽隆嵩生」者,否則英秀奇麗之氣沒而不朽,若傳說之上托箕尾,皆可無辯。獨其春秋告虔肅,將祀事,邇年朝廷特頒大典拜獻之儀,實與武廟並隆,何其盛歟?豈特此一祠一像能顯攝乎?夙夜而糾,致其神明,遂足為齊人心、厚風俗,端士品之至計乎?抑亦謂官斯土者治術偶所未逮,俾州人士側身修行言動,如或糾之;致齊蠲吉焄蒿悽愴,如或見之;井里蒼赤心惕,靈爽儼乎左右而式憑之;人所不治者,神能治之。不必神果治之者,日用倫常,早能取不睹不聞之本心而自治之,以默契乎神,而不啻神之若或治之。則緣器斂心,即像斂神,祠廟之設為不容後矣。

    抑聞茲地據三巴之中,西漢北來,涪宕東彙,文昌炳曜,世生偉人。理學名臣中,如忠介先生輩先後媲美,史不絕書。邦人至今談者,莫不動色神欽。然則斯舉也,其第崇宏廟貌,希心神貺乎?抑且惕勵神明,藉以自治身心,而蘄人才之幾于古若乎?

    承乏以來,亦欲于為政之本,日兢兢與吏民相勖勉。而士為四民之首,文昌宮尤士子之鑒觀有赫而寤寐神依者,揭其說于石,為邦人士因端發凡焉。記而進之以規,斯亦神聽和平者歟?至諸紳士之勤襄事者某某,佽多金者某某,例得備書之以志勸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民國《合川縣志·建置二》。曹蘧(1721-?),字小愚,又字魚村,安徽歙縣人。曾四任合州知州。碑記系馮鎮巒,代曹蘧作。鎮巒字遠材,合州人,乾隆五十七年(1792年)舉人。文昌宮在合川縣城西南。 此文作于嘉慶甲子(1804年)。

 

(查中林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