竇圌山東嶽廟碑記

竇圌山東嶽廟碑記 年份:公元1716

朱樟

 

    圌山之絕頂,有杰閣焉。飛甍四起,層崖高張,要必憑靈爽以為之主宰。山不必神,而神能神之。

    山之有嶽殿,由來舊矣。其神主東方,判生死,延壽算。龍綿梓劍之民,奔走絡繹。當首春時,吹笙鳴鈸,婆娑而饗之,日以千百計,而不虞廟之日即于傾圮矣。了然上人住錫有年,病且休矣,行將拂衣而去。予聞而固留之,謂:「夫檀那之供養,雲水之護持,孰如上人?及今不改修,誰與改修者?」上人辭益力。然而邑宰不能留也。無已,則請諸嶽神,則其所以留上人者,必最親且切。乃上人病果起,年愈高而貌加豐,疑默相然。上人雖欲不改修焉,而不可得已。采木于山,範土于穴,佈置嶽體,指揮匠石。工將告竣矣,朱門洞啟,絳節高居,帝敕雲開,鬼呼星遁。而後登絕巘者,若美髮之束于簪,而見其髻也。

    夫人有不畏人,未有不畏鬼神者。其居家倨傲鮮腆,一入廟而傍徨瞻顧,心震目駭,舉生平不可告人之事,皆駢而闖伺之,措身其間,愧恧無地。心望若神之惻然哀憐,脫不測之區,而丐須臾之命者,屢矣。則非山之靈,而神從而靈之,亦非神之必欲靈其山,而乞恩于山者之若或靈之也。上人有徒八歲,能援索飛渡百丈繩橋,捷如猱戲,拔崣崒之峰,登歡喜之岸。則福善禍淫之說,遍告檀越,應無不合掌稱讚者,其必以是為普救之津梁也。

    功既成,上人乞予序,以勒諸石。予因敘修廟之始末以記之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光緒《江油縣志·藝文·記》,并以《龍安府志》校之。竇圌山東嶽廟,在江油縣北。朱樟,字鹿田,浙江錢塘人。清康熙四十六年至五十五年任江油知縣。本文作于康熙五十五年(1716年)。

 

(查中林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