添修文昌殿記

添修文昌殿記 年份:不詳

王槐年

 

    或問曰:文昌之祀何昉乎?其祠遍于天下,而獨盛于蜀,且以為斯文宗主,而求嗣者亦禱焉,其故何也?余曰:其祀 于唐虞。司馬遷《天官書》:斗魁戴筐,六星為文昌。一曰上將,二曰次將,三曰貴相,四曰司命,五曰司中,六曰司祿。《書》曰:禋于六宗。孟康以為星辰、風伯、雨師、司中、司命。《周禮·大宗伯》以槱燎祀司中、司命、風師、雨師。《小宗伯》兆四類于郊。《月令》:季冬之月,畢祀天之神祗。鄭康成謂司中、司命與焉。漢律曰:祠祀司命。此祀典之見于傳記者也。雖班固漢志、晉志、及武陵太守星傳言位次、星次,間有不同,其為文昌之星則一也。

    史載姚萇入蜀,憩梓潼嶺,神布衣道旁,自道其姓名,令萇急返秦。後萇稱帝長安,求之不獲,遂立廟梓潼嶺上。唐僖宗幸蜀,神自廟出,白霧中仿佛見列仗狀,僖宗脫佩劍以贈。王鐸、蕭遇,咸賦詩刊石,而李商隱亦載神以鐵如意贈萇事。蜀人俎豆不絕。而道士書謂,梓潼神為文昌帝君降精,此祀之所以獨盛于蜀也。孟蜀既亡,宮人費氏入宋掖庭,常繪像以祀。太宗問之,對曰:蜀神張仙,祀之宜子。而張與梓潼神姓合,故附會為一,而禱祀者亦因托焉矣。余嘗觀說部所載,謂神屢降于世為王侯將相。其說未可盡信。然其覺世之言,無非教人忠孝友信,利人濟物為主。蓋謂士之能以文進者,神悉書之,必合于此,而後有幸也。古六星之祀,曰司中者道脈之傳,而將相祿位有司命以主之,其意與今未嘗不合。夫士讀古聖賢書,明理而工文,可以仕矣。然文之工者,行未必篤也。及觀夫廟貌巍峨,神威赫濯,所謂帝君尊神者,實考人士之行而進退之。而拜跪其下者,未有不悚然自謹。此神道設教之所以有裨于為己之學也。

    余侄婿楊鍾宸,修潔士也,與其同志于清吉山寺肖帝君之像而祀之,其意蓋欲自勵,而并偕里人以進于善。興工既竣,囑記于余。余嘉其意,並為考其祀典之所始,而獨盛于蜀者,其來有自云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民國《江津縣志·典禮志·寺觀》。清吉山寺,在江津縣清吉山,清嘉慶間在寺內添修文昌殿。王愧年,江津人,庠生。本文寫作年代不詳,當在嘉慶年間(1820年前)。

 

(查中林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