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法院朱真人洞記

正法院朱真人洞記 年份:公元1252

周法通

 

    上清天樞院修文直史校天臺內□玉京□斗院宣應功曹掌當院書奏正一靈官周法通□

    先生姓朱,晉人也,周游蜀鶴鳴山,隱顯不測,自稱為朱桃槌,至石扃洞門,影響殊異。先生多治眼疾,一一無不愈也。屢得皇賜為安靜觀,號希夷先生。昔先生有暗助神化,功佐明主,上帝有宣詔,號為丹霞大帝君。先生抱朴直一,無願不踐,自不同於凡人,有生死寂滅,純守自然之性,隱逸無為之節,或從二從為長椿梓杞,或帶□□□竹冠布衣,逍逍遙遙,忻忻杳杳。今是處雖有事真之□,而不知真之實也。

    □間□□李仙山,□□進士陳道興,世系羽1,宗派黃冠,三代奉於岳神,一體皈修正法,且不念□甘寂寞,習術棲真,乃以考召降魔陰功濟世,真所謂學延上法,消積過愆。於歲之庚子,詣西蜀益州謁禮於保和真人裔孫王君,求受法籙,捍危救若。王君曰:「我家法祖流於四方,惟是道心堅固,方□於真人耳。」道興備信,跪受籙文而歸。後僅數年,於本里得道山張仙道場下,別敷此法,執符籙歸於道院,齋戒其誠,自表奏於上蒼曰:「臣寡陋弱質,慮黑業而不消,皇天鑒衷,願洗摧於丘積。」或一日,三天降命,頒授紫庭,□威靈曹屬而主壇場,助藥使文官而贊妙化。予等初承上命,種種施為,□於此日。一旦道興露香而上,白諸仙曰:「今願欲創一而奉於真人,卜地無穩。」真官曰:「可於重之側,最為真迹也。」道興悔然將疑石而不實,退思而已。真官復觀道興不從所迹,遂乃驅靈神而爍火2,仗六甲以役工,自此方知神人點穴於斯,乃無誤用。舉工漸緒,真官復與道興曰:「居穩合谷神,自然勢當□□功補闕乎,最宜遠日副超幽之大力也。」

    又有此側岳宮,樓閣徘徊,神曹灑麗,上下積翠,左右環然,峭壁隱嶺。里人圍繞舉其地者3,銀峰楊沅而施創其全者,刺史成公而興其次,有轉手掃灑者羽陳侁,糚嚴勝地者云間衆仙也。今已洞事周畢,真像告成,道興來請名於洞,真官降言曰:歸真也。人得真道,溫毅和粹,樸略英賢,人不得真道,頑很蔽塞,虛偽諂詐,返窮祖,復窮源,真所謂歸真之義,各有出於包含,大道樞機,各有司於人物,豈可一概而定論。則言歸真返本,盡性歸空,凡物驟然亂人境界。為今日修智立身之道,本謀於生死快樂之宗,諒陳道灼精功之誠,須有遠避於生死去處,大抵謬物觸忤造化,妖叛逆於神人。然精功超幽者,凡人之類也;忘機退思者,本質歸真也。天下士一芥豈得無人?惟是公等有宿骨,交契於神靈,但雖有儒生贊志而未能窮其祖末,故昏昏開頑鈍夫之口,各令有稟智性長生之路哉。

    時皇宋壬子月終余旬,周法通題。又恨薄句去而未盡,再以偈而留君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《道家金石略》,並以《金石苑》、《簡陽縣志》互校,撰文者周法通,《金石苑》、《簡陽縣志》「法通」二字缺,□□即法通。周法通,事迹不詳。其碑在簡陽,其撰年僅有「宋壬子」,自北宋至南宋,壬子有五(1012、1072、1132、1192、1252),據文難辨其時,姑系於1252年。

 

校記:

[1] 「道興」,《金石苑》、《簡陽縣志》連文成上下結構一字。「屬」,《金石苑》、《簡陽縣志》作「」。作「」是。下文「羽屬陳侁」同。 

[2] 「爍」,《道家金石略》作「煉」。 

[3] 「舉」,《道家金石略》無。

 

(楊超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