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嶽廟碑記

東嶽廟碑記(萬曆十八年1590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賜進士出身、中憲大夫、河南提刑按察司提學副使、前翰林院編修、纂修大明會典、知起居注兼充經筵展書官廣陵趙鵬程撰;右軍都督府、隆平侯、前掌府軍前衛事臨淮張炳篆

    方今道化濃洽,醇鳳鬯平,連四海以清夷,育群生於和氣,皇皇乎稱極盛矣!說者謂主百神,則神固有以相之哉。神之最曰嶽,群嶽之神之長曰岱宗,以東方屬春,萬物交代得名也。考古無懷氏,帝而封禪,迄秦漢以來,代有舉者,大率所重祈禱而稱□誕焉。我皇帝即位之初,詔示天下稱曰:東嶽泰山之神,尊之至也。有廟建於北都,至嘉靖壬戌間,請爲重修其殿宇廊觀,鍔鍔列列哉。今亡論尊官貴人,即芸夫竪子、海賈閨質□許矢心,晝夜奔跣,朱旛華旌接於道,帶盆,焚爇,曷故也。蓋誠動於下,神應於上,如慈母聽嬰兒之前呼,無欲不中者。至神之所罰雖伏壙遠重室無所逃之,亦明矣。僧人明正者,卓錫南海,瞻禮有年。今歲萬曆庚寅復率衆立石,而余則記之。余讀《檀弓》曰:孔子至泰山有重虎患者,問曰:何爲不去?對曰:無苛政。曰:小子聽之苛政猛於虎也。嗟豦!當是時,苛政盈於世民□困矣。即日祈於神□蒿上之黍,北里之禾,茅三脊泰山豈歆之也。余每誦聖言至此,輒掩卷增欷者久之,乃今日何幸矣。國家垂二百年於茲,德意厪宣,政平訟理,比屋方熙熙,而樂。夫民之愉神之歡也。矧茲大衆專精厲意,委務積誠,神且益有以相之,奠我皇典,將億萬禩無窮哉。書之以報神功,紀聖世云。

    萬曆十八年九月吉日立

    (以下人名從略)

 

補:據《北圖中國歷代石刻拓本彙編》

    明萬曆十八年(1590)九月一日刻。碑在北京朝陽區東嶽廟。拓片陽高252厘米,陰高215厘米,寬均110厘米。趙鵬程撰,劉正廉正書,張炳篆額。陽尾及陰均題名。側爲《舍茶會碑》及《施茶萬人會碑》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