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真人石洞記

朱真人石洞記 年份:公元1119

鄒敦仁

 

    靈池之東,山岩巒疊。循左右而趨者,參差若鸞鳳翔翅,又其中嶄高勢若龍驤,自分崠而下,不知其幾千百仞也。若驟若馳,迤邐赴深澗。曰朱真人洞者,正枕此山足。境物清曠,敻出塵世。惜乎舊洞隳圯,或堙塞為過路,於今四期矣。未有究其所以然者。

    寶鼎蒲叔豹來宰是邑,興滯補廢,百事修舉。因暇日按碑記訪尋遺址,而心默識焉。於是鳩工開治,惟二月既望經始,越十有五日告成。觀其依岩鑿洞,洞深而邃,甃石引泉,泉冽而甘。接洞為亭,夾以明窗;架石為橋,次以橫磴。修竹環列,嵐光掩映。風籟披拂,與澗溜相應,如聽琴築。蓋所謂蓬壺方丈之景者,一朝而復矣。敦仁時權邑尉,每樂真游,超覽物外,輒滌慮而獻言曰:「夫道無古今,物有成壞。」方數與道交,興則是洞之託於數者。昔壞而今成,豈無所待而然邪?《易》曰:「荀非其人,道不虛行。」嗚呼,盡之矣。宣和元年三月日記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《全蜀藝文志》,並以《簡陽縣志》互校。鄒敦仁,宋宣和時人,曾為靈池(今屬簡陽)尉。其餘事迹不詳。據碑記,宋邑宰蒲叔豹重鑿,鄒敦仁於宋宣和元年(1119)作記為碑。朱真人,名朱桃椎,相傳為唐時仙人,曾居簡州,此洞在簡陽縣東九十里朱真人祠。

 

(楊超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