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士龍終南山游記自序

    明天啓三年(1623)十月刻立。劉士龍撰,劉一清書。

    刻石呈長方形竪式,高0.6米、寬0.53米。文分上下兩段刻,行書40行,行3至12字不等。原刻石已佚,樓觀文管所存有原拓片,1982年按原拓片摹刻。此圖爲原拓照片。

 

錄文:

劉士龍終南游記自序

     山水有貌焉,其峻增而清澈者]是也;山水有態焉,其飛動而蕩]漾者是也;山水有神韵焉,其虛]寂而沖淡者是也。得神韵者上]也,得態者次也,得貌者又其次]也。山水有遇焉,山遇水則冶容]之窺妝鏡也,水遇山則明眸之]映青黛也。不遇則孤妍而獨勝],遇之則相得而益章也。人於山]水有緣焉,或遙聞而心相慕也],或情勝而具能濟也,或淺涉不]得而窮探始遇也,或著意反左]而無心忽逢也。無之非緣也,天]與人互摻之者也。看山水有情]焉,或驚也,或喜也,或厭也。驚者]愛之動也,喜者愛之鍾也,厭者]愛之極也。夫驚與喜之爲愛,易]知也,而愛則有厭,厭以爲愛者]何也。譬如見嬙、施者,一往而極]其無可奈何之情,則不忍言好]也。久昵而懼有性命以殉之憂],則不欲頻見也,是所謂厭也。愛]之極也,尋山水有侶焉,情欲俱]勝也,嗜欲俱酷也。或一失而一]得也,則趣可以相濟也。或一然]而一否也,則識可以相長也。或]勇而一怯也,則力可以相鼓]也。領山水之益,有節次焉。乍見]而山是山、水是水也,山水之入]機也。轉見而山不是山,水不是]水也,受變於山水者也。習見而]山仍是山、水仍是水也,與山水]而俱化者也。余癖山水,而有得]於山水者如此。既已癖矣,而杖]屐偶問,杯隱未卜,余於山水猶]然在離合間也,蓋有情而緣未]凑者也。

     天啓癸亥陽月餐雪居士劉士]龍題

     飲月主人劉一清書

——出自《樓觀台道教碑石》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