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修青羊宮記

重修青羊宮記 年份:公元1817

劉沅

 

    孔子適周,問禮于老子。退而歎曰:鳥,吾知其能飛;獸,吾知其能走;至于龍,吾知其乘雲而上青天也。今見老子其猶龍乎?乾之象日龍,德而隱。蓋言其有聖人之德耳。屈伸隱現,不一其時;用行舍藏,各因其可。聖人者,固非有絕異之為,特其隨遇而安,升沈出處,往往翛然于風塵世俗之外。時人莫測,則以為神仙也。中庸曰:至誠為神。孟子曰:聖而不可知之謂神。神者,聖之極致,而非飛升變化之說。自秦焚六籍,聖學罕傳,于是始有神仙之名。黃老之學,黃帝堯舜之儔,老子秉禮之士夫,豈怪異流哉?而末學惑于方技,援二人以為宗。悖禮傷化之倫,紛然並作,皆曰黃老。是朱染素絲,遂以朱為體;輿臺胄裔,即以臺為宗。揆義原情,誣妄已甚。

    蜀有青羊宮,傳為老子期張道陵于此,說南北斗經。後人因而廟祀。至唐上祖元元,輪奐尤盛。至今羽流奉為祖地。中肖三清,太上,及諸聖神。嘗試考之,皆禦災捍患,有功德于民者。惟三清、十二金仙,陋沿小說,論者罕明。

    夫太極分而理氣闡,人物肇而治化興。皇初之世,開天明道,固大有人若伏羲、神農、黃帝之儕,載在典籍,可考而知也。三清胡來也哉?蓋道生一、一生二、二生三,三則人物誕矣。一為太極,動而生陽、靜而生陰,合之乃三。此三者,氣化之原,以是為太上無以復加之名;而元始,則其初分靈寶,則其含育道德,則其布化也。而豈真有人,焉為天地主哉?

    若夫十二金仙,則歲時十二宮,各含太極。是有道之士,假形以明道,而不客泥象以求也。青羊肆之有,漢代已然。而三清與老子混而為一,則道家所托。然不察乎三清之實,人必目為異端,而老子亦見絕于聖人,其為誤非淺鮮也。今天子神聖文武,六合同仁。緇羽之徒,籍以位置煢獨,而祀典神祗,民間均得奉祀。道會秦復明,慨茲廟之頹,倡募捐助,合內外垣宇而一新之。鳩工于嘉慶十三年冬,蕆事于二十二年中夏,費約六千兩有奇,可謂勞且久矣。工竣,以遠邇賢士,不可不書,屬愚為記。愚故詳述其義,以告將來。庶後之人不以為誕而置之。茲蹟其益以不墜也夫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同治《成都縣志·藝文志·記》。青羊宮,在成都城外西南五里。唐始建,明末毀,清康熙間重修。劉沅(1767-1855),字止唐,成都雙流人,四川著名學者,有多種著述傳世。本文作于嘉慶二十二年(1817年)。

 

(查中林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