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修青羊宮碑記

重修青羊宮碑記 年份:公元1671

張德地

 

    尚稽治理,至黃虞以前邈已。然撮以一言,曰清靜無為而天下自化。三代以下,漢治為近古,孝文之世,頌稱刑措。史載文帝好黃老,迹其一代之治,罔非權輿於此。東京之盛,光武亦曰:吾治天下,以柔道勝之。孰非師孝文之治而為之歟?世之言老氏者,率神其說於玉局靈符、升長生之術,不知其有資於治理若斯之宏也。

    我朝誕應寶篆,統一區寓,以簡以寬,民登治維。蜀自罹兵燹,淪灌莽者幾廿年。不榖猥承簡命,招徠安集,尤務與民休息之時也。昔曹參治齊,聞蓋公善治黃老之言,避正堂以舍公,公為言治道貴清靜而民自定。參用之而齊大治,其後以其治齊者治天下。民歌之曰:載其清靜,民以寧一。然則今之治蜀,如蓋公之言推類而行之,豈謂無裨歟?

    成都治西南十里許,有青羊宮。相傳老子過函谷,謂令尹喜曰:幹日外過我於蜀之青年肆。即其地也。粵昔珠庭琳館,干霄回日之盛,邦人豔稱焉。今遺碣已盡,不識建置何梽矣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同治。

 

(查中林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