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府飛霞洞記

紫府飛霞洞記 年份:公元1207

乩筆

 

    吾舊生越巂間。按越巂為郡,居天下之西南角,得坤之用。在漢時戶僅十四萬。其俗多營窟版屋而息,如上古穴居野處之世。其地則多土壙岩穴,接黎之邛、笮都、雅之靈關道。自唐大斥土宇,包夷荒,而郡縣之民不堪命。越巂遂與中華壤斷土隔。真人幸啓偃兵息民,執玉斧而劃棄大渡之外,越巂遂淪。嗚呼!吾將安歸?當以黎、雅為鄉也。

    黎之邛崍關有靈應洞,乃吾之變化所,惟古蒙舊屬漢嘉之青衣。其俗醇厚簡古,如周民好善,堯民可封。其地襟帶岩巒,如泰華之磅礴,岷峨之嶙峋,吾嘗愛而居焉。近奉帝命,往來全蜀,至則寓之以行化。恨榛莽掩翳,如小有清虛之所,吾必久留也。邑下苟洙父子念此甚久,吾知而直命之,乃忻然於吾殿後斬荊棘,去茅菅,為一洞天,費僅二十萬錢,屋穴皆備。吾揭為紫府飛霞,蓋本班固賦西都「據坤靈之正位,放太紫之圓方」,與王勃記滕王閣「彩徹雲衢,霞騖齊飛」之義,上以示吾不忘故鄉之意,下以期有志於攀鱗者。

    休哉!蒙山之下,亦有變化之所矣。後之人有自勵而期為汗漫游者乎?然東山舊祠,興自紹興丙寅,逮今年丁卯,始克有洞穴。而洞穴不成於他人,而成於苟洙父子,亦有數也。一日苟洙父子欲紀年月日,此事非神,其誰宜為?吾亦為忻然親書於石。

    開禧三年六月十八日記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劉喜海編《金石苑》,校以民國《名山縣志·文錄》、咸豐《梓潼縣志·藝文》。此系一道乩筆,托名文昌帝君作於宋開禧三年(1207),實際上明代才立碑。宏治十年四月,四川提學王敕跋稱,「神君親書《紫府飛霞洞記》,落筆精妙,王羲之《十七帖》飄逸近之,而端勁不及。命詞簡遠,李令伯《陳情表》深醇近之,而雄蔚不及。君晉時人,詞翰皆晉時風度,體骨不凡。豈塵世可得而擬議者耶!」

 

(查中林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