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犀浦國寧觀古楠記

成都犀浦國寧觀古楠記 年份:公元1182

陸游

 

    予在成都,嘗以事至沉犀,過國寧觀,有古楠四,皆千歲木也。枝擾雲漢,聲挾風雨,根入地不知幾百尺,而陰之所庇,車且百兩。正晝,日不穿漏。夏五六月,暑氣不至,凜如九秋。成都固多壽木,然莫與四楠比者。予蓋愛而不能去者彌日。有石刻立廡下,曰是仙人蘧君手植。予嘆曰:「神仙至人,手之與觸,氣之所呵,羸疾者起,盲瞶者愈,榮茂枯朽,而金玉瓦石不難,況其親所培植哉!久而不槁不死,固宜。」欲為作詩文,會多事,不果,嘗以語道人蘧昌老真叟,以為恨。

    予既去蜀三年,而昌老以書萬里屬予曰:「國寧之楠,幾伐以營繕,郡人力全之,僅乃得免。懼卒不免也,君為我終昔意。」予發書,且嘆且喜。夫勿剪憩棠,恭敬桑梓,愛其人及其木,自古已然。姑以蜀事言之,則唐節度使取孔明祠柏一小枝為手板,書於圖志,今見非詆,蔣堂守成都,有美政,止以築桐壺閣,伐江瀆廟一木,坐謠言罷,亦書國史。且王建、孟知祥父子,專有西南,窮土木之侈,沉犀近在國城數十里間,而四楠不為當時所取,彼猶有畏而不敢者。況今聖主以恭儉化天下,有夏禹卑宮室、漢文罷露臺之風,專閫方面,皆重德偉人,豈其殘滅千歲遺迹,侈大棟宇,為王、孟之所難哉?意者特出於吏胥梓匠,欺罔專恣,以自為功而已。使有以吾文告之者,讀未終篇,禁令下矣。然則其可不書?淳熙九年六月一日,朝奉大夫主管成都府玉局觀山陰陸某記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《陸游集·渭南文集》(中華書局1976年點校本)。國寧觀,在郫縣犀浦鎮。陸游(1125-1210年),字務觀,號放翁,越州山陰人。南宋著名詩人。乾道淳熙間,在四川宦游。本文作於淳熙九年(1182年)。

 

(查中林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