額勒登保重修武廟記

額勒登保重修武廟記 年份:不詳

淡士灝

 

    關帝當漢季鼎剖,群雄割據之秋,力輔正統,與昭烈誼親手足,曲盡臣節,蹟其生平。喜讀《左氏春秋》,所謂懍麟經之大旨,見之行事者,蓋不徒智名勇功,為軼群而絕倫也。此在天之靈,所以綱維宇宙,譬如日月亙古而常昭者矣。我朝定鼎,建中表正,聖聖相承,百六十年來,重熙累洽,自三代所未有。而遠方或有不靖,惟帝輒著神威、驅除芟夷,戎馬之場,惝恍焉如或見之。豈非大居正,翊聖明,曠百代而相感,而幽暗默贊如是耶!我朝曆表聖徽,崇以帝號,隆以祀典,與文廟並重,于是天下各省府州縣靡不有武廟。

    太平一邑,考之邑乘,始于前朝正德十年,分東鄉北界為縣。今廟在南門外,其建置之始,邑乘弗詳。蓋邑本非古,明末國初,屢遭兵燹,紀載缺如也。夫太平地僻山深,介川東鄙。嘉慶元年九月,襄漢邪教倡亂,達州、太平間,有習教奸民,同時附和而起。本邑邪匪,經邑中義勇撲滅淨盡。而各元戎剿進,各路餘匪,闌入太平者不一而足,賊過焚掠蹂躪,積年頻仍,閭閻一空。如楚逆齊王氏、張漢潮兩次攻撲縣境,舊城久圮,新葺短垣,守而禦之,傷賊,賊遁,如是者再。夫太平縣治,為川東門戶,失此不守,則賊之泛濫胡底?今以卑陋最不可恃之城,屯而戍之,賊雖眾多,訖弗能犯,且屢要擊以遏賊鋒,雖曰人力,謂非神助哉!計自近今川北賊匪如覃加耀、齊王氏、姚之富、王三槐者,悉授擒戮,其他渠魁斬除不可勝數,餘黨以次廓清,蕆事在即。三年七月之初,威勇侯額于剿平邪匪後,追張漢潮殘醜,師次太平,周視形勢,展謁武廟,敬念惟帝靈佑,所向有功。

    且太平小邑蕞爾,尤邀神庇,顧廟貌年久,弗壯觀瞻,亟欲恢拓而增修之,遂捐資若干兩,殷然委士灝經理其事,而移纛以行。士灝謹承此命,與邑中衿耆相度規模,爰改修神龕、殿門,增築外垣、階級,建置神道、華表,其舊式之無需更易者,亦重加丹臒而輝煌焉。工興八月十九日,成于十一月朔一日。于是,始近仰遠瞻,備形巍煥猗歟。休哉,夫太邑武廟幾何年矣,我侯來斯,于焉增修,豈偶然哉!額侯勇略功勳,著于當代;關帝威靈輔弼,顯于聖朝。額侯于所過之地,入廟致敬,良有以夫!從此賊平之後,後之人恭維聖帝存城之功,益堅義勇,勉思神庥,則額侯之增修武廟,其表章感發于神明之間者,豈其微哉!士灝受命視工,工竣,思其事不可不傳,用志以言,勒之貞,冀垂久遠焉,是為記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民國《萬源縣志》。淡士灝,陝西大荔人,清乾隆三十五年(1770) 舉人。 四川敘州知府,先于嘉慶三年(1798)隨經略大臣額勒登保至太平縣(今萬源),額捐資修武廟,淡受命經理,工成而為記。武廟,又稱關岳廟,萬源武廟,此指南門外之廟。舊廟不知創建于何時。清嘉慶初年額勒登保、德楞泰、勒保等先後建修,遂成規模,1923年(民國十二年)改建,廖震為之記。

 

(楊超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