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修碧霞元君宮記

重修碧霞元君宮記

劉青綬

    余村南碧霞元君宮,不知建自何時,有明宏治[1]六年重修殘碑,模糊可辨,而其地實迎春亭故址。今亭已圮,迎春者尚至焉。余設館於斯也十有六年,目睹其自欹而傾,自傾而新,興廢變遷殊爲可慨。方餘始至,主張者爲張道士。張歿,其徒劉主之。劉去而謝道士宗鎮主焉。時則殿宇頽殘,不門可人。謝刻意欲新之,乃撙節柴米之供,並廣求衆善信竭力佈施。經營八年,既新前殿兩旁厦,又新後殿之兩厢及群房,然後新夫後殿,誠可謂有志竟成者矣。宮逢九月,商賈雲集,士女駢闐,凡夫吳酸、楚酪、粵鎛、燕函、蜀之錦、鄰之皮、冀野之馬、磁之來九江者,異物之來外洋者,以及醫者、卜者、相者、沐猴者、柙虎者、跳丸走索、吞刀吐火者,罔不咸在此宮。不新非特無以妥神靈也,即觀瞻奚以壯乎?然不遇其人,宮不得新;遇其人,不假以時日,亦不得新;即遇其人,假以時日,而非得衆善信同襄善舉,則欲新而仍不得新。乃八年而卒新斯宮,固由時數主之,抑亦謝道士之有以信於人,而後廢者克舉也。由是言之,天下事之待人而成者,大率如此,况土木之工哉!至於碧霞元君,傳爲泰山神女,其封號始宋真宗時,顧亭林《山東考古錄》辨之詳矣,茲不贅云。



[1]应作「弘治」,是为避清高宗弘历之讳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