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修白鶴觀記

重修白鶴觀記 年份:公元1114

勾軫

 

    平泉縣郭東門內白鶴觀,據鳳翅翺翔形勢,擅仙客高潔聲名。鼓擊而韻遠,鐘扣而聲和;木茂枝葉扶疏,地靈禱祈信驗。氣象輕清,虛凝爽塏,特其間神象頹然,廊廡斷續,草侵庭戶,鼠市於晝,良可嘆息。

    政和四年甲午夏首,軫因展謁,為之愴然,乃集諸道衆諭之曰:「茲豈為國儲祥之地邪,何荒涼寂寥如此已甚也?」知觀張洞微曰:「唯唯」。軫又諭之曰:「若為民祈谷之地邪,何隳壞蠹損如此已甚也?」張洞微曰:「唯唯」。軫複語之曰:「食其粟者無避其事,任其責者不辭其勞,早為之所,俾勿壞。」張洞微曰:「敢不從訓。」軫再語之曰:「盛夏非土工之時,食貧艱浮費之用,因舊補廢,改故作新,自不必勞民費財然後為之。」張洞微曰:「敢不從訓」。於是起工於五月庚辰,落成於六月己巳,用力少而見功多,費用省而成效速。殿宇齋房,天視諸象,煥然備,怡然成。軫聞天以虛無為宗,以清淨為本,愛物利民為心,福善禍淫為應,震耀殺戮為權,盈虛消息為度,運行不息,至公無私。子貢曰:「天何言哉,四時行焉,百物生焉。」廣成答列禦寇曰:「天豈非視高而聽卑,難窮而易蹈,自古聖賢化天下,訓後世,未嘗不因天而立教也。創是觀者,無乃尊天為主,以教寓道,托法於靈壇異迹之地,為一方勝境邪?不然,水旱可以祈晴雨,人民可以保壽算,如此之應也,謹志興修歲,刊之於石而傳之不朽,庶幾識其始末云。

    政和四年六月二十六日記

    朝散郎致仕賜緋魚袋李騭書1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民國《簡陽縣志》,並以《金石苑》、《道家金石略》互校。勾軫,曾任承議郎、簡州平泉(今簡陽)知縣,其餘事迹不詳。此石在簡陽,下端殘缺,據縣志補文,仍可知其大概。碑文作於政和四年(1114)六月二十六日。唐名白鶴觀,清名延真觀。

 

校記:

[1] 《金石苑》末行有「朝散郎致仕賜緋魚袋李騭書並」,其餘泐。

 

(楊超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