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修東關文昌宮碑記

重修東關文昌宮碑記 年份:公元1782

魏效祖

 

    棠城東關,舊有文昌宮,基址甚隘,祀田僅十數畝。今上之初年,歲進士譚君致中、庠生梁君品先者,募化同人,各捐微貲,得數十金,歷年生息,積金七百有奇,乃鳩工增修、重新聖像以及文武魁神、惜字閣。經始于庚子春,落成于癸卯夏,而廟貌遂恢大焉。壬寅年,余館本邑東山院,品先公之次子庠生邦偉,從余遊,因以其記請余。按錄《天官書》,斗魁戴筐六星為文昌:二曰次將,三曰貴相、四曰司命,五曰司中,六曰司祿。《周禮·大宗伯》「以槱燎祀司中、司命。」《月令》季冬「畢祀天神」,鄭康成謂「司命、司中與焉。」《星經》曰:「文昌在北斗魁前。」然則文昌六星,天之六府也。其為神也無疑。近世雜以無稽之說,乃以梓潼君之元時遂加為帝君。按梓潼姓張,諱亞子,其先越嶲人,因報母仇,徙居劍州,仕晉,沒于陳,後人為立廟七曲山以祀。余嘗統而論之,生而為英,歿而為靈,人也而神之可也。在天為神,在人為鬼,人也而星之可乎。雖然,吾嘗聞之矣,《漢書》曰:「郎官上應列宿」,言人之配乎星也。《天皇會通》曰:「文命敷于四海」,法文昌也,君父生人之至性忠孝,天地之常經,人能積學積誠如帝君,事君事親如帝君,忠孝大義照耀古今,彪炳天地,俾天下後世凡為臣子者,皆得師其遺範,而景其流風。是即經緯人心,光昭人極,開萬古之屯蒙而賁宇宙之文章矣。在天則星,何以加茲。然則即以梓潼神配文昌之星亦無不可。世之祀文昌者,不求之忠孝大端,而徙惑于司錄休咎之說,吾恐敬之反以褻之矣。余既重梁生請而詳其顛末,因為辨其疑似,俾奉祀者有所據以求其本焉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民國《大足縣志》。東關本有文昌宮,清朝進士譚致中、梁品先見其地基隘小,觀田太少,遂擇地重修。民國時文昌宮被改造為東關鎮中心學校。魏效祖,永川人,清乾隆三十九年朝進士,遊大足時受梁品先之請而作此記。至于撰文時間,但稱「壬寅年」,當為乾隆四十七年(1782年)。

 

(蔡東洲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