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修文昌宮記

重修文昌宮記 年份:不詳

黃雲衢

 

    天下事,有一舉而兩全者,有一舉而三善者,惟在因乎時,乘乎勢。主治者有人,贊襄者得人。處之以公,行之以敏,濟之以和。斯不難克期而呈效。

    吾邑文昌宮,舊建弋陽觀側,基址雖高,棟宇僻陋,不足以妥神聖而肅觀瞻。道光十三年,創修城垣,三載告竣,尚存銀五千餘兩。眾議請建文昌宮,更諸爽塏。適值敘府峨邊不靖,軍務旁午,福憲命將銀四千餘兩赴省,襄入軍費。餘銀千兩,覓得閩人劉、鄧二姓所買盧氏住宅基址,經營甫就,後用不敷,仁憲示諭募捐,先輸養廉五百兩,三里士民,景風慕義,慷慨赴公,共積銀七千餘兩。由是命匠鳩工,程材效技,土木金石,各有典司。上則崇聖三間,刊層平堂,設砌崖隒,峻路啟扉,棧齴巉險。其正殿體象天地,經緯陰陽,棼橑布列,棟宇高驤,羅疏柱之汨越,光艷朗以景彰。下則抱廳五柱,長與殿齊,華表崔巍,高拂雲霓,桁梧復疊,勢合形離。爰有禁扁,勒分翼張,承以陽馬,接以圓方。左右兩廊,直逮樂樓,連延逶迤,枝蔓相糾。瓦縫參差,簷牙高啄,各抱地勢,心斗角。廊下考棚,列為四層,坐號整肅,容千餘人。外則三門聳峙,啟閉以時。更樹大門,左右置屋,考試諸生,以避風雨。計甚周也。其下基址開朗,狻猊猙獰于階前,奎閣分峙于左右。周以垣庸,塗以丹雘。奢不為靡,儉而中度。約計費銀九千餘兩,不逾期年,遂蕆厥事。

    都人士來觀者,咸嘖嘖稱道。謂渝北曩日興工動眾,糜費不貲,稽延時日,屢覺艱難,茲何若是之易也?不知福憲以至公之心,行至公之事,為我士民建廟興學,闡神教而振文風。凡襄事者,亦惟各體此意,同心協力,罔敢憚勞故耳。而識者為之說曰:斯舉也,公以服眾,眾無不悅。敏以圖功,功無不成。和以集事,事無不濟。以之定大策,決大疑,經理國家,平定海宇,無難矣。斯役其小者也,爰勒諸石,願以告當世之制事者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道光《江北廳志·藝文·碑記》。文昌宮,原在廳治後弋陽觀側,道光間重修,在城西北。黃雲衢,江北人,貢生,曾署納溪等縣訓導,參與修撰道光《江北廳志》。本文作于道光十六年(1836年)告竣之後。

 

(查中林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