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修上清宮宗派記

重修上清宮宗派記(山東)

前特恩進士將仕佐郎、般陽府路膠水縣主簿李惟彥撰並書

    全真之名,征於老而著於莊。其為書,老極約而莊極博。雖博約不同,要其歸不出乎虛無恬淡、抱一無為而已。是道也,此老莊之所以為道也。自老莊而來,綿歷千餘年,久其為道者不祖其習,或吐故納新,變化黃白,服食草木,以求延生,庸詎知殊失老莊之旨。老莊外形骸,齊物我,以死生為虛妄,何嘗屑屑以是而為者哉!正陽、純陽,置論寥寥無聞。以及於金,王重陽倡全真於關西,暨我聖元,長春大全真於東土,而其教始盛行於天下。若清和大師真常子范志敦,實長春高弟,目擊長春之道而得其真者也。迨其謝師來游,乃宮上清於磐石,而衍其宗法眷也。子王志端,孫江得福,曾張德真,凡三繼而廣其傳。予嘗勾稽膠濟,稅駕於宮,樂其山水秀麗而忘歸。甫於解紱之日,德真侄曰道明者偕其叔譚郭來自於磐,謁予寓館,懇予以宗派文於石。予嘗旁閱老莊之書而窮二子之源委,質諸史而知二子之出處。老嘗為柱下史,莊嘗為漆園吏,雖著書寓言如彼,然未嘗無意於天下也。一則覯姬轍既東,王綱解紐,一則際戰國分裂,諸侯爭雄,[ ]務者無非奪攘侵伐,權謀功利。而於是時,之二子亦惟有高尚其事而已。此和其光同其塵,寧樗散其材、曳尾於塗而無悶者也。俾處乎文武成康之世,未必不出而仕之矣。若重陽長春,雖懷奇抱異,亦丁運之草昧,而不得不寄跡於黃冠。會太祖龍飛朔漠,長春能徹宸聰,虛宸宇,沃宸衷,以惠及生民,良有以焉。予嘗讀《西遊記》、《磻溪集》,而憫長春之行己術達己道者,不無謂也。儕重陽之門者四人,然不若長春之為盛,而門弟子擬諸其倫亦為甚顯。此真常子所以能張大其門戶而擅磐石之美,又嘗馴習猛獸,而著狼范之名。如宮之營為始末,山水形勝,有山陰張杞記,故不復贅之。至正二年秋九月日記。

(民國《平度縣誌》)

(王宗昱編《金元全真道石刻新編》,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版,第58-59頁。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