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長春真人事實

邱長春真人事實(光緒八年1882

完顔崇厚

    按《元史》載,邱處機登州棲霞人,自號長春子。兒時有相者,謂其異日當爲神仙伯。年十九,爲全真學於寧海之崑嵛山,與馬鈺、譚處端、劉處元、王處一、郝大通、孫不二同師重陽王真人。重陽一見大器之。宋金末,各遣使來召,不赴。歲己卯,太祖自乃蠻命近臣劉仲祿,持詔求之。處機一日忽語其徒,使治裝曰:天使至,我當行。翌日,果至,乃與弟子十八人同往。明年宿留山北,先馳表謝,拳拳以止殺爲勸。又明年趣使再至,乃發撫州,經數十國,涉地萬餘里,自崑嵛,厯四載,始達西域之雪山。常馬行深雪中,馬上舉鞭試之,未及積雪之半。既至,太祖大悅,賜食設廬帳甚飭。時方西征,日事攻戰。處機每言,欲一天下者,必不嗜殺人。及問爲治之方,對以敬天愛民爲本;問長生久視之道,告以清心寡欲爲先。太祖深契其言,命左右書之,且以訓諸皇子。於是錫以虎符,副以璽書,不斥其名,惟曰神仙。太祖感雷震,以問處機,對曰:雷,天威也,人罪莫大於不孝,不孝則不順乎天,故天威震動以警之。陛下宜畏天威,明孝道,以導有衆,太祖善之。一日,太祖大獵於東山,馬踣,處機請曰:天道好生,陛下春秋高,數畋獵非宜。太祖爲之罷獵。當喪亂之時,民罹俘獲者無所避,處機還燕,使其徒持牒,招求河南北間,由是被掠爲奴者,得復爲良,與濱死而幸更生者亡慮二三萬人。熒惑犯尾,其占在燕,處機禱之,果退舍。歲旱禱之,期以三日雨,當名瑞應,己而亦驗,改賜所居,名長春宮。且遣使勞問曰:朕嘗念神仙,神仙毋忘朕也。六月,浴於東溪,越二日,天大雷雨,太液池水入東湖,聲聞數里,魚鱉盡去,池遂涸,而北口開岸亦崩,處機嘆曰:山其摧乎,池其涸乎,吾將與之俱乎?卒年八十。未幾,有人見之於房山,衣冠如故。所著有《磻溪鳴道集》、《西遊記》,其諸事迹策對詩頌,詳見於《慶會錄》、《輟耕錄》、《甘水仙源錄》、《白雲仙表》。
壬午仲春,恭錄
長春真人事實,送交白雲觀懸之
邱祖殿壁,即處順堂。復與高雲溪方丈、姚靄雲監院晤談,僉欲刻碑以垂永久,並經
九天雷祖廟李旭谷煉師,示閱《道藏輯要》、《甘水仙源錄》,考證
七真事蹟,固知崑嵛山名,《元史》譌爲崑崙,今更正之,謹重書上石。時光緒壬午孟秋中元日。

太子少保、前署盛京將軍兼兵部尚書、總督奉天等處旗民地方軍務、都察院左都御史完顔崇厚敬書

 

補:據《北圖中國歷代石刻拓本彙編》

    清光緒八年(1882)七月十五日刻。碑在北京西城區濱河路白雲觀。拓片碑身陽高220厘米,寬96厘米,陰高246厘米,寬107厘米;額陽高40厘米,寬34厘米。完顔崇厚正書,額篆書。陰題名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