竇圌山超然亭記

竇圌山超然亭記 年份:公元1586

戴仁

 

    余少讀《呂氏春秋》,考天下九山,心竊慕之。長而逐坐車馬,足迹所至,得躐九山之概。然皆富於宮闕樓觀,且在名都鉅邑,為名公賢士所品題,而其迹始昭顯。若夫奇偉秀絕,本於大塊之生成者,不過王屋、太華、太行、孟門四山而已。始知古今勝地,多不符所載,以山之得名在人也。

    江油雖蜀西僻壤,治北有竇圌山,山之高著於綿劍。雙峰峭拔,巍然如闕。路盤繞而上,窮右峰之頂,有東嶽祠。左峰梯徑不通。祠前橫鐵索以渡。香火之盛,甲於一方,而古碑無可稽,惟飛天藏、鍾磬有宋元年號。鐵鎖橋之設,俗傳子明所創,無乃以踪迹怪異,神其說以欺人耳。故登臨者至望仙臺見險,至石門見奇。迨夫躡巉岩,距虎豹,攀附而升,玄覽衆概,握兹山之上游者,在岱宇之南,索橋之西焉。客至,靡不徜徉眺望,而無亭舍止息,以抒不窮之趣,未免闕然於中。

    乙酉孟冬,龍安司理朱公奉檄視邑。至旬月,為竇圌之游。稅駕履巔,爽瞻而歎曰:「山乎!山乎!山不負人,而人可負山乎?」乃度地勢,謀為宇,顧私心計之,而未告人也。再逾月,仍往一觀。籌其費,捐俸金若干,許市木午溪,授匠作亭。亭之高翼然獨聳,四望群山,如在杯案。外夾欄柵,俯臨千仞。又於三峰,甃砌嚴整,東西三祠,一時並葺。工始於臘初,落成於是歲七月。公不忍以官役奪民,且欲匠士緩圖自善,故不務欲速如此。

    工竣之日,公具奠白神,集鄉大夫、屬吏燕於亭,名其亭曰「超然」。問記於余。余惟山之來無亭,而亭成於今日。無論榱甍薄漢,丹雘連雲,即長泓帶卷,萬山屏列,娑蘿倒懸,虹梁偃臥,遠樹籠煙,平川冪翠,景物映發,依依在目。於斯時也,攬山川之清暉,慕仙人之遐舉,則天籟清塵想絕。浩浩乎直欲御風乘氣,以游於無窮,而物我形骸不在胸襟之內矣。公之為是亭也,豈特賦詩吊古,釃酒放歌已哉?公文章有藻譽,為治寬平,議獄惟緩,蒞任以來,急公恤隱,遠邇頌德。暇日繹《左》、《國》、《杜詩》,灑灑自適,然則超然之趣,蓋得諸心而托諸亭也。他日好奇之士,列竇圌於九山,不以公重耶?

    公江右安福人,弱冠舉於鄉,諱仲廉,字中甫,察吾其別號雲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光緒《江油縣志·藝文·記》,校以道光《龍安府志·藝文·記》。超然亭,舊名竇圌亭,在江油縣北竇圌山上,明萬曆年間建,清康熙年間重建。戴仁,字西嶺,江油人,明嘉靖辛丑進士,歷任兵部清吏司主事。本文作於萬曆十四年(1586年)。

 

(查中林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