祈雨碑記

祈雨碑記 年份:公元1481

宋山

 

    古之循良,有異政,動人耳目,人或莫之喻,視以為適然。若漢劉昆之息火,宋均之去獸,魯恭之止蝗,事本異而以適然視之。亦豈知彼三人者之所行所操,足以孚於人、孚於物、孚於鬼神,宜獲此以彰善政之報哉?

    予鐸綿之二年,適奉天唐公平來守是邦。初,公判保寧,美績清操聲藉甚。用是聞於當道,以賢能薦。莅綿甫一載,令嚴不苛,事明不察,輒有治效。值成化辛丑,自春徂夏,四月不雨,溝澮皆涸,民以為憂,里中父老有復於公者,乞為沒壇,延方士,符咒以祈雨澤。公曉之曰:吾守斯土,凡恤災捍患,吾之責也。然而神人之理,相為流通。神之所以效靈,由人感召何如耳!焉用方士符咒之幻妄者焉?乃齋沐於四月之戊申,躬詣各神祠,炷香默禱。是夕雨果至,夜半而止,尚未霑足。有所謂土主者,境內之主神,尤著靈異。次日至其祠,複叩之,且擲環珓,以卜雨期,果得許以壬子日。至日雨果大作,連朝乃止。千里之地,俱獲膏潤。民得以遂耕作,而預望有秋,相與歡呼而私謂曰:我公不設壇壝,不用方士,不費牲幣,詣廟行禱,霖雨輒應。不知何以得此?

    予告之曰:神之所以為神,一實理耳。公善公惡,感之即通,報之甚速。所謂昭昭不可欺者。人非素履孚於神明,祈以一念之報,無是理也。唐公雨應,人見其甚易,而不原其所自,或以適然疑之也,豈知公之所以獲於神者哉?傳曰:惟德動天。又曰:至誠感神。其此之謂歟?故人見為適然,茲所以為異政也,宜記之,以俟觀風者采焉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民國《綿陽縣誌·藝文·金石》,校以同治《綿州志·寺觀》。土主廟,在綿陽城南二十五里。宋代始建。宋山,湖南湘陰人,明成化間任綿州學正。本文作於成化辛丑(1481年)。

 

(查中林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