碧虛楊真人碑

    蒙古中統三年(1262年)立石。禹謙撰文幷篆額,李道謙書丹,張志悅立石。原散置在祖庵鎮北郊田野,1962年移竪於戶縣重陽宮後集中保護。

    此碑螭首方座。通高386厘米(其中首高95厘米、座高43厘米)、寬119厘米、厚37厘米。圭額高59厘米、寬37厘米。額刻陰文篆書「終南山重]陽宮碧虛]楊真人碑」12字。碑文正書,29行,行68字。保存基本完好,只有2字毀損。《甘水仙源錄》、《陝西金石志》、《續修陝西通志稿》、《道家金石略》均有著錄。

 

錄文:

碧虛楊真人碑

    終南山重陽萬壽宮碧虛楊真人碑

    河東禹謙撰

    葆真大師京兆府路道錄提舉重陽萬壽宮事賜紫李道謙書篆

    全真之教尚矣,肇自]重陽,逮夫丹陽、長真、長生、長春而後,支分派列,各有所宗。出丹陽之門而能大其傳者,碧虛師其人也。師諱明真,字謙之,族楊氏,世居滎陽,顯祖順,以戎事署,修武]校尉。父蕃,潜德不耀,徙居三原之趙曲,故人孫從之。善占候,私謂蕃曰:浮山之南,瑞氣時現,君家累世修積,必生異人。應此嘉兆,至天德庚午十一月十八日師乃生。母劉氏,懷胎]十八月。師少失所怙,及長勇健絕衆,習父業養母,因賈於平陽,憣然自悟,謂其侶曰:人情大不遠,彼此唯利是視,不過競蝸角之資耳。吾終不以所養害其所養。遂捐己資,抵家與]諸親决,往從丹陽於祖庭。謹事既久。賜今之法名道號,幷秘語五篇。已而,所習冰釋,衲毳不襟,頭蓬不櫛,面垢不滌,行歌道舞,似痴似狂,人以楊害風名之。嘗携馬杓丐食取給],人又以楊馬杓呼之,師俱受之不辱。坐府署「頒春亭」下持不語者十二年,人問則對之以手,腹餒則行乞於市。至承安改元,陝西路統軍使完顔輔國公慕其高潔,築室師事。歲庚]申,漕使高嘉議爲疾所中,更醫莫療,夢紙祆先生噀之,立愈。既覺,詢之左右,即於頒春亭下强請。入見,嘉議視之,其形克肖。明年,完顔驃騎公疾垂膏盲,或告以嘉議夢中之證,因]再三寵召,師詣寢榻,布真氣,畫手字,焚而飲之,疾乃瘳。二公備禮爲謝,皆揮手固却。既而,求法水者如林,人有將其紙襖而療疾者,疾亦遄愈。嘉議感其靈驗,盡禮而師事之,擇地]而庵居之,今府城丹霞觀是也。自是詩章酬和不輟,嘉議又爲碑記,以光其德,至有獨能繼祖師遺風之句,志者曰:撮土爲香而翠烟靄出,咒水注井而震雷迅發,變化駭異,類此]者多,茲蓋一時之偶耳,故不悉錄。至於龍虎大丹之訣,則見於《長安集》;語默動靜之常則見於語錄,俱傳於世。師經營祖庭餘二十年。承安中,與呂□②虛輸貨於有司,買額曰「靈虛]觀」,今名「重陽萬壽宮」。有高嘉議所撰碑記具在。出師之門者凡千百其衆,有如楊四先生、無欲李公、高陵王公、新豐李公、下邽李公、曹李先生及邢、鄭、焦、董之儔,自堂入奧,可爲]後進釋疑辨惑,師待之如伯仲爾,時已有十師叔之稱。就如無欲公志遠,尤其翹楚者。故師琢磨譴呵之訓,益致其嚴。有願受度爲弟子者,必厲色疾視,而以所執拐杖歐之數下],能忍則受之,察其頗有難色則麾之,其不輕於予進如此。正大戊子夏,師自京兆抵鳳翔,辭諸故舊,嘗言永訣之意,衆皆疑之。還宮,又訣於諸老。六月十一日,萃其徒衆,丁寧撫諭],付後事於無欲。是夕,留頌而蛻,春秋七十有九。初,富山宋先生素與師不平,其比化也,師往言別,宋見之恍然如夢寐間,及往視之,則已逝矣,聞者驚駭。次年,葬於宮之乾地,從]師命也。壬子春三月,掌教真常宗師追贈碧虛毅烈真人號。先是承安中,無欲及劉守中、守謹、李志靜、王志覺輩,即師之故居創爲道院,榜以「碧虛觀」。喪亂以來,百廢俱舉,又謀]銘功記德,以期不腐。時無欲領陝西五路教門及重陽宮事,以甲寅夏五月往謁堂下,訪禹謙於燕之客舍,具道真常宗師之意,懇徵文石。未幾,無欲歸化。明年夏六月,嗣教衍真]大師張志悅,再以禮禱,僕迫於真常宗師、無欲李公之命,義不克辭,謹按無欲來狀,摭其行事之著見者編次之,試爲之說,曰:天地間有至大至剛之氣,流動充滿於六虛八極之]表,而鍾萃於生人方寸之微,特顧其充養者何如耳。大其心故能體天下之物,剛其心故能歷夫下之變。今觀碧虛師日用之常,似狂似□,不羈世教,而其中固有包括乾坤之量]。至於惡聲惡色,人所易動,師則視之不見,聽之不聞,非胸中至大至剛浩然獨存者乎?以陽煉陰乃凝於神,則有純乾之道;抱樸見素,不雕不飭,則有白賁之道;棒喝幷行,實繁有]徒,則有顯比之道;首創祖庭,不居其功,則有勞謙之道。以是而屈公卿,以是而格强暴,其爲教也至矣。無欲又從而光大之,可謂郢匠工於運斤,郢人善於受斤者歟?籲!使重陽、丹陽全真之教,流傳於數千百載之下,碧虛師師資維持之功居多,碑而銘之固宜。

    浮山老仙,骨相堂堂,道中標制,物外簪裳。納乾坤於馬杓,攬風月於詩囊。謔浪笑傲,縱肆誕荒,其古之所謂楚狂者邪!地可動志不可動,孰爲乎剛?石可摶心不可轉,孰爲乎]方?祝螟蛉於速化,企鸞鶴之高翔,乘彼白雲,倏歸故鄉。他山片石,百世玄綱,書不盡言,言不盡意,維以志疇,昔之行藏。

    中統三年十一月癸未朔十八日庚子,衍真大師提點終南山重陽萬壽宮事賜紫門人張志悅立石

    三原縣令李伯祿、縣丞辛恩施石

    郝德安、唐古歹、白達同施石

    門人陳志元鐫字

    按:①「應此嘉兆,至天德庚午十一月十八日師乃生」一句,《陝西金石志》卷二十五漏錄。②據《終南山祖庭仙真內傳》卷中「呂道安」傳,呂仙逝後追贈「凝虛真人」號,此字應爲「凝」字。

    關於碑文的撰寫時間,文中有「時無欲領陝西五路教門及重陽宮事,以甲寅五月往謁堂下」句,又言「明年夏六月」「摭其行事之著見者編次之,試爲之說」。按《無欲觀妙真人李公本行碑》,李無欲領重陽宮事的時間在金亡之後,蒙古統領陝西。此期間的甲寅年爲公元1254年,明年爲1255年,故知禹謙撰此碑文的時間爲元憲宗蒙哥五年乙卯(1255),立石在元世祖忽必烈中統三年,即公元1262年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