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雲觀重修碑

白雲觀重修碑(光緒十二年1886

顧頤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賜進士第、資政大夫、刑部尚書、前都察院左都御史湖南顧頤壽撰文;後軍都督府掌府事、奉勅提督五軍營兼提督十二團營諸軍事、經筵、榮祿大夫、太保兼太子太傅、武定侯鳳陽郭勛篆額;奉政大夫、修正庶尹、通政使司右參議、前中書舍人、直文華殿東吳顧經書丹

    白雲觀者,元真人丘長春所建也。我太宗文皇帝,定基於燕,載新茲字,山祗效靈,川

若貢祥,太和收委,榮光攸燭,穆哉休矣。仁宗昭皇帝,嘗幸其地,眺西山之紫翠,敞南熏之蓬渤,諷諷乎其宏遠也。宣宗章皇帝時,飾新崇美,規度亦偉矣,渙渙隆哉。英宗睿皇帝時,邃閣重題,回廊秘基,廣哉熙熙乎。乃今皇上龍飛江漢,御極中天,七政協符,萬靈綏職,鬱鬱乎其盛矣哉。乃若司設監太監蘇公瑾,忠勤匪懈,乃於侍奉之暇,相親厥址,諏吉興工。材木初程,則竹松苞英;經營伊始,則翠鳥翱翔。聖母章聖皇太后聞之,賜御香,燦燦乎其有終也哉!或有問於余曰:子之稱穆穆、諷諷、熙熙、鬱鬱、燦燦者,何謂也?曰:天地之道,一而己矣。穆穆者,精也;諷諷者,神也;熙熙者,交也;渙渙者,澤也;鬱鬱者,文也;燦燦者,象也。是故象佈而後文,文成而後澤,澤流而後光,光運而後神,神凝而後精,精之極則道存焉。故《易》曰:剛健中正純粹精也。孔子曰:今見老子,其猶龍乎。龍德精也。乃若蘇公,用心於老子之道,必得其所謂內外了一,而至精者,乃可以見天地之道,乃可以昭聖神之訓,則茲舉也,垂於無疆。是故書之貞石,亦永無疆之庥。銘曰:維皇建極,賜福於民,維神降祉,自天而申。維茲京甸,拱衛闕庭,琳宮碧所,美奐美輪。珠星璧月,萬象咸陳,天門晝啓,五色祥雲。真仙禦風,倏然來臨,星君斗使,左城右平。祝我聖壽,億萬長春。

大清光緒丙戌年春三月古九日劉誠印重勒

 

補:據《北圖中國歷代石刻拓本彙編》

    明正德元年(1506)刻,清光緒十二年三月十九日重刻。碑在北京西城區西便門外。拓片高160厘米,寬70厘米。顧頤壽撰,顧經正書,郭勛篆額。此本額失拓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