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帝祠碑

玄帝祠碑 年份:公元1574

高躍

 

    九霞主人曰:坎,其玄之門耶?微坎,則其玄不可見;玄不可見,而儀像毀矣。是故沕然而不可攜焉之謂真;毅然而不可靡焉之謂武;維之宰之而不可窺焉之謂帝;由是而渾焉噩焉,混焉沌焉,而不可聲臭之謂玄。是故在天為極,在地為北,在幹為壬為癸,在支為亥為子,在人為賢,在身為血脈,在五行為水;水洊至而流動不居也,則為坎;隨時變易,以崇道也,則為易。是神之於心,心之於神,合一不測者也。傳謂天開於子,其三極之道與相傳,為神光見於俄頃,是可以象索耶?謂骨骸蛻於雲臺,是可以形索耶?謂可以形與象索耶?而無方無體者何也?謂不可以形象索耶,而赫聲濯靈者何也?豈非以水生於金,而西方為其胎息之地耶?是故顯於北而尤盛於西也。戊巳為勾陳,所以克水而返制於水,而為龍蛇之將者。何也?豈非以天一生水,為八卦之綱,為八方之主,為五行之祖,而戊巳之所從出耶?克者自其流之溢而克之也,泄其過而補不足也;制者自其生之原而尊之也,尊其所自出也;而左右之道在焉,三極之道存乎其中矣。

    綿有東山,為一郡表鎮。舊有觀,頹圮不支,憲副進士高第,與逸人朱永中緣開洞而改建之。時進士胡公汝翼、汝霖,高公節、簡,葉公懋賞、汪公東洋、孫公續,皆重捐貲,一時人士與四方之人競來助之。山畔創建玉皇觀,下建玄武殿,又建延賢殿,三楹將成而盛美不繼,耀遵晦此山十年。解組歸來,一日直躋其上,喟然歎曰:是勝概也,可無嗣與?於是謀諸董公雍、金公深,復捐貲鳩工,增修拜殿兩廊四楹,前庭五楹,修慈母堂於前庭之左掖。於是士民歡欣鼓舞。石工則胡永清、羅永謨等翕然作矣,木工則於升喬、陳輝、歐顯、張銀等勃然興矣。是使郡邑之人盡慎如在,起其翕然勃然之心者,非神之所為耶?雖然,人心皆有玄,故其翕然勃然之心者不可御也。老子有玄牝之論,修養家有玄關、有坎離交媾之說,儒者有月窟天根之旨,其皆指此玄而言與?玄之又玄,其天地人之至妙者與?是又達四海,通古今,不止於郡邑者矣。僉知人心之渾然泰然者,可與佑神;而翕然勃然者,可與神應也。遂因郝九思,歐承恩之請而作記,且直書士大夫姓名,用記一時人文之盛,以圖垂久。其助功姓氏刻碑陰云。

    明萬曆二年,歲在乙亥,夏四月,賜進士第戶部主事高躍撰。門人州學生計之達書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民國《綿陽縣志·藝文·金石》。玄帝祠,又名東山觀,在綿陽城東五里第一山。明嘉靖中建,萬曆重修,明末毀。高躍,字禹門,綿陽人。明嘉靖丁未進士,曾任戶部主事。本文作於萬曆三年(1574年),縣志原作「萬歷二年」,蓋刻寫致誤。

 

(查中林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