煉真觀碑記

煉真觀碑記[1]

朝列大夫侍御史行御史台事吳衍撰。

    有為老氏之言者聶志聰,介縣長者趙潀、王淑謙踵門稽首言曰:先師邵志平,果勇絕人。當金季,為將戍邊,佩金符,部署一軍,能以整暇。其後厭世紛攘,棄家學道於長生劉公之徒山陽李道宣。清修苦節,人所不能堪者,處之怡然。一日,過太山,抵長清之錦川,愛其風土,將環堵以居。鄉民盧志通,識其非常人,盡以居第奉之,且為其徒。又能以針藥起疾,士人奔走奉侍,惟恐其後。於是迺即所居以為觀。殿堂門廡,次第建立。故長生真人賜名煉真。今中書右丞范泉嚴公作牧東平,自大書其匾。志聰嗣居之,今四十年矣。修罅補缺,安居飽食,敢忘先師之德。觀未有記。唯公不鄙,辱賜之文,使世知吾玄門有若先師者,守道靜篤,沒世不殆。志聰死且不朽。屬予有幽憂之疾,歸臥丘園。故人劉沖玄淵甫來候,因與其紬繹其煉真之說,以告之曰:真之一言,在六經無有,其始見於老氏之書。若道之為物,恍忽窈冥,其中有精,其精甚真。及善建者不拔,善抱者不脫,修之於身,其德乃真。言約義精,體用昭著。莊周氏祖述玄言,縱談橫說,發明奧妙,誠足以為百家之冠。觀其自為言曰,其書雖瑰瑋,而連犿無傷也;其詞雖參差,而諔詭可觀也。其說益詳,其理益不竭。志聰學道有得,歸而居,聚而徒,端坐虛心,取二經讀之。一而不變,無所於逆。如金在熔,愈煉愈精,庶乎其以真矣。其或溺心於博,滅性以文,無以反其性情而復其初,殆非爾祖師命名是觀,訓爾後人之意。予既次第其說,又為之詩,俾並刊之。茫乎昧乎,是耶非耶,必有能辨之者。詞曰:岱宗岩岩濟漣漪,土壤衍沃草木滋。錦川前亙尤瑰奇,俗如粹石恬似熙。道人見之心愉怡,謂此環堵與物宜。何期淵哩聲殷雷,奔走畏壘尸祝之。上棟下宇觀始基,俄而翼跂翬似飛。卓哉真人有真知,諮而後人其旨微。去故與知淡無為,神兮純粹魂不罷。翛然而往(修)[翛]然來,反乎其真殆庶幾。或者盜發造化機,謂之不死益則奚,玄言自然政自希。莊不畸見極發揮,遺編昭然星日垂。歸而求之有餘師,掀髯大笑吾辭枝。

(1935年《長清縣誌》)

(王宗昱編《金元全真道石刻新編》,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版,第34-35頁。)

 


[1]1935年《長清縣誌》云,碑在褚保里尹家莊西北半里許,係元至元二十七年立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