潼川重修梓潼宮碑記

潼川重修梓潼宮碑記 年份:公元1759

林愈藩

 

    己卯秋,府城內西南隅重修梓潼宮成,首事者多楚人,走百里外至草廬屬予記之。且告曰:吾輩居楚,奉帝君者累葉矣。邑鎮村墟祠宇相望,殿廡欞壁,金碧輝映。較崇釋老者有加焉。蓋以神列在祀典,與漢壽亭侯俱俎豆千秋,天下翕然奉之,匪獨湘漢蘄黃間為然也。歲時伏臘,諸父老沐浴潔齋,率幼子童孫詣廟致蘋藻畢,鄉先生敦古義系風教者,為子弟具言,帝以忠孝敬信,正直凱悌為神,上應文昌,司古今祿籍,苟有克篤倫紀,心術光明,行誼純潔者,必輔之翼之,俾其德業大就,為國家輔。其或戾是,雖竭肥腯,卒圭璧,罔汝福焉。詩不云乎:靖共爾位,正直是與。神之聽之,式穀以汝。用是,在廟者皆惶然懼,悚然作,革心易慮,不願為非,蓋廟之檢攝人心,有裨風化如此。

    遷蜀後,隸籍潼川,散處邑田,奉帝之意,積不能忘。城中雖有文昌祠,然為春秋祭享所關,四民弗得通入。雍正癸卯,議創神宮,眾言僉同。乃合貲買地一區,鳩工庀材,數年而廟成。正殿奉神像,前殿一,左右長廊,四周垣壁,罔闕如弗完者。前分巡川北權藩憲鄭公其儲經此,嘉鄉人所奉者正,題其楣曰:「崇道顯化」,此廟之所緣始也。乾隆辛未,回祿起他處,波及此宮,片桷無存。恭惟聖人在位,斂福錫極寰宇,壽福康寧吾蜀,年穀尤疊見順成,懋遷餘錢,耒耨餘粟。乃起其廢,易木以磚,始于壬申冬,成于己卯秋。眾議勒石以識本末,曷次其說焉。

    予惟帝降吾蜀,梓潼即潼川所自出也。舊嘗往來其處,見祠構翠微,而七曲江,岡阜環繞,古柏蒼鬱,上有盤陀石,為帝習靜讀書處。殿閣崢嶸,丹書窕。當事者經此,題詠表章弗絕,廟制當為吾蜀第一。雖神之靈如水在地中、無往不在,而此間雲煙縹緲,疑尤為所樂居。惜距此尚數百里,不能使父老子弟,歲時伏臘,數數登之也。今就近建宮,毀而弗完,崇奉之正,始終弗貳,宜不為君子所譏者,其與崇釋老為昌黎伯所抵排,惑野廟為甫里先生碑辭所諷切者,相去什佰矣。且神以一身樹人倫之極,為文教司命,所以垂天下後世者,深切著明。君輩既知事帝,則所以遵帝之訓,為太平時醇良士民,必須如前所述楚中故事者,其肯如葉公子高之好龍,崇其貌□其真乎哉?因記其語而略致勸勉以歸之。又憶少時,先仲兄攜子應試,多僑此宮,不耐塵囂,每默誦書神座旁。追惟往事,輒慨于中,于作記尤不敢辭云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民國《三台縣志·文徵》。梓潼宮,在三縣城內西南角。林愈蕃(1714-1771年),字青山,中江縣人。清乾隆十六年進士,曾任湖南酃縣知縣。本文作于乾隆已卯(1759年)。

 

(查中林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