洞門亭子碑

洞門亭子碑 年份:公元1018

魯清

 

    天子幸亳社之明年,是郡春不雨,抵仲夏,土膏歇,泉脈絕。時將往矣,而耒耜尚停。農憂且泣。太守皇甫公自咎曰:「譴歟,我之致也。惟是山澤通氣,神應如響。」乃齋戒,夙興,冒炎毒,履艱險,躬禱於是山。山有洞,神棲也。杜預稱淵龍之室,洞一淵然。公曰:「雨若足,吾當樹亭洞門,用章神庥。」越一日,果雨,又一日,告足。民大歡。次年,公被詔歸闕,留俸緡五百,付郡牧紀其事。夏四月,亭成。

    君子曰:憂民而咎已,公也。禱神而立應,誠也。利民而報功,義也。良哉守乎!惜職一郡耳!俾施之天下,何如哉?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民國《榮縣志·金石》。該志有按語:「按此天禧二年(1018年)作。其云幸亳社乃大中祥符七年(1014年)事。碑在榮梨山龍洞。乾隆中,知縣黃大本刊之。嘉慶十三年(1808年),知縣許源得碑洞門,旁豎之,周以石牆。高丈二尺。」魯清,據該志《山脈》及《秩官》言及此碑之時,為進士,餘未詳。榮梨山,又名五龍山,在榮縣城東,有穴名龍洞。

 

(查中林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