洞真觀橫翠閣記

洞真觀橫翠閣記 年份:公元1149

何朝隱

 

    洞真觀之左右,支壠盤亘,其西矗立如屏者。道士張君文政1,有閣臨之規模。肇自先世,至政尤加表章,而山之泉、石、草、樹、雞、犬、人家,凡登茲閣,皆一目而盡。正李謫仙所謂樵夫耕叟,出入畫圖者。余過而愛之,因為榜曰:「橫翠」。家弟彥和,能作大字,得山谷老人筆意,令書其榜。而揭於閣之顏。

    則又為之說曰:古人莫不有愛山癖,而茲癖非靜者不能。蓋奇峰絕巘。不擇地而有之,不幸在無人之境,則更千百年不得一售其技,以置通邑大都,則有力者往往攘臂其間,而化為爭奪之場。故凡佳山所在2,莫如附諸道釋之宮,以備高人勝士之觀焉。

    余常與客游於斯,徙倚欄楯,則是山之回巧,獻技於前者,如雲霞之蒨絢,風雨之晦冥。邇延野綠,遠混天碧,千態萬狀,輻湊茲閣,覽者心凝神釋,與灝氣俱爽3,而莫得其涯,誠事外之真樂也。或者乃曰,昔韓退之與孟東野城南聯句,謂遙岑寸碧,遠目為之增明,今閣俯茲山,不啻侑座欹器,與韓意特異,何也?余曰:「山既靜者之好,則遠近奚擇,且橫平岡於座右,聳翠碧於天末,雖若遼絕,至夫景物變態,遠近誠弗異也。達人大觀,決不爾,倘弗謂然,則退之為王氏《宴喜亭記》,何以特賞突然之丘,出於所居之後耶?

    嗟呼,若果以好遠略近為心,則推之人事,必將嗜欲得而喜功名,富貴足而慕神仙。健羨之心,如蛇風相憐,無時而已也。曾豈靜者之為哉!政之師仲清心解於此,政固聞其大端,余既為記以申之,懼吾他日行事,有類於是者,故篇末系見,聊以自警。仍為世俗之戒云。紹興己巳,仲冬上瀚日,梅溪何朝隱記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《蜀藻幽勝錄》,並以《劍州志》互校。洞真觀橫翠閣,在縣南一百六十里,宋紹興十九年(1149)重修之後,何朝隱為之記。

 

校記:

[1] 「士」,《蜀藻幽勝錄》作「上」,據《劍州志》改。 

[2] 「佳」,《蜀藻幽勝錄》作「住」,據《劍州志》改。 

[3] 「神」,《蜀藻幽勝錄》作「形」,據《劍州志》改,並據以在「俱」字後補「爽」字。

 

(楊超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