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昌閣序

文昌閣序 年份:不詳

劉榮新

 

    昔先輩論文,有曰風、鋒、峰者,何也!余思之矣。曰度、曰雅、曰流,風之略也。曰利、曰鍔、曰銳、鋒之義也。而要其極,則莫善于層巒疊幛,特起文筆,峰之為最焉。蓋峰迥則風不平而波瀾生也。峰秀則鋒不露而雄渾出也。峰之所系大矣哉!

    黔江洞口之峰若何?言其山,山至洞口而迥矣。言其水,水至洞口而曲矣。天地英華之氣聚于此,而宜發其奇矣。乃山迥水秀,而俊傑之士不出而應者,山迥而文峰不奇,水曲而文峰不備。開闢以來,士人所以磊落,抑塞其間而無補于盛朝也,余初寓硯江東,既家江南,相其陰陽,察其水脈,以此為黔江山川之總會也。是宜修文昌閣,或曰塔亦可,余曰塔固以培風水,而閣則尤以崇奉帝君,而奎星附焉。

    春秋聚會,講明陰騭等文,以磨厲士習,整飭民風。是亦為聖天子廣教化意也,至于飛閣流丹,上沖宵漢,不且山無峰而峰愈奇,水有文而文益麗哉!異日光生碩彥,染翰文壇。當以此閣為之權輿也已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光緒《黔江縣志》。劉榮新,犍為人,清道光三年(1823)貢生。文昌閣,在縣東三十里洞口鄉。道光年間(1821-1850)創修,此文疑是劉榮新為貢生之後寫。

 

(楊超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