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昌行祠募化工竣碑記

文昌行祠募化工竣碑記 年份:不詳

士民

 

    凡事非合數百家之糜費,創建必難有成;非積數十載之經營,規模必難大備。地不厭其小,人不厭其遠,時不厭其久,用不厭其多,孰為之前,孰為之後,樂善不倦,乃巋然為祠廟之巨觀。匪直人力使然,其神聖所憑依乎?

    梓邑實文昌敷化之區。治南舊有石牛堡,地通蜀秦,客商絡繹,居民百餘戶,秦人較夥。自嘉慶丙寅,創修正殿,中供關聖帝君,約費千金,名曰陝西會館。美哉,始基之矣。迨道光戊戌之歲,復建拜殿及兩廂房、石坎、臺階,盡益其闕。青蚨三千餘緡,畢出于劉義興成號。寢加寢盛,何秦人之樂善也!自時厥後,本邑居民慕樂善之風,踴躍奮興,同襄善舉。或塑神像,或立山門,或置舞榭,勒石紀事,計費又一千有奇。洎乎乙巳之夏,大工蕆焉。

    今夫薈扶輿之奇秀,極曠代之尊親。惟巴西多奇山水,而粵區神皋更以七曲山為最。鬱鬱蔥蔥,佳氣流形,巃嵷崔巍,既陶既甄。居是邦者,覺一草一木皆文昌所呵護也,一身一家皆文昌所帡幪也。古剎雖多,神道不齊,皆文昌之精靈所繫屬也。作廟于茲,舍文昌何以仰淵源,崇饗祀哉?

    我皇上御極之元年,南北西省眾姓于陝西館內募修。(下略)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咸豐《梓潼縣志·藝文》。文昌行祠,在梓潼縣南三十里石牛堡,咸豐間,當地居民募集修建,咸豐七年(1857年)成。此乃當時以「士民」名義立的碑,察其文義,道光間在陝西會館立祠祀關帝與文昌,(道光)乙已成;咸豐元年又募修文昌行祠,至七年乃成。

 

(查中林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