嶽廟會衆碑記

嶽廟會衆碑記(萬曆十九年1591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賜進士第、奉直大夫、左春坊左庶子兼翰林院侍讀、知經筵、注起居檇李黃洪憲撰;特進、榮祿大夫、前掌南京右軍都督府事、新寧伯滁陽潭國佐篆;武英殿、掌中書事、奉直大夫、工部屯田司員外吳門王椿書

    史黃曰:生人之道,莫尚於禮矣。禮,烏乎大,禮神爲大;神,烏乎宜,合時爲宜。悖此者,非諂則瀆也。維茲嶽神爲東方青帝,發育萬物,遍濟群生,視他神不同,故以養人爲德者,嶽神也。人受其惠,以時申報,若曰:答其洪庥云爾。說者泥宣尼譏旅一事,遂謂人間繁縟,無能加於東岱尺土,禮因以廢,此豈特未通禮經之大,於神人之交未諳也。且人之事神,豈一一爲求福,一一爲獲報;神之於人,亦豈盡人而錫之福,隨事而報其禮,神之視人,亦猶人之視神耳。故曰:有其誠則有其神,無其誠則無其神。神故不褻其威嚴靈爽,而其尊臨者自在誠。故不惑於窈冥怪異,而其儼事者不違此彰明。彰著之理,儒者之宗旨也。客爲言中貴周公寬、李公坤、郭公進雅重嶽山之神,鳩衆二百余,於十六年,創起會祀之禮,歲於三月二十八日行慶嶽神生誕,蓋禮以時舉,次於朝廷秩宗之後,豈諂瀆之謂哉?其所制冠服彩仗,皆從神所需而爲之,亦古人緇衣之愛。更積誠於一歲,而持敬於三年,神人之道可謂悉矣。顧經久則恐衆心難合,禮成則恐義起無繇,乃竪石勒言以垂不朽。予不違其意,而直指其事之敦末,述神人之如此,因繫之銘曰:

    巍巍東岱,尊莫與京,五嶽之長,育物爲靈。禮通衆志,萃渙足征,春行享獻,三載告成。匪徒徼澤,惟以卒誠,神之聽之,終和且平。懼其有□(此字打不出来),勒石爲銘。

    萬曆十幾年歲在辛卯季春吉日立 東安任三重鐫

 

補:據《北圖中國歷代石刻拓本彙編》

    明萬曆十九年(1591)三月一日刻。碑在北京朝陽區東嶽廟。拓片陽、陰碑身均高199厘米,寬114厘米;陽額高、寬均33厘米;陰額高29厘米,寬24厘米。黃洪憲撰,王椿正書,譚國佐篆額,任三重刻。陰題名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