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隍廟記

城隍廟記 年份:不詳

段全緯

 

    陽之理化任乎人,陰之宰司在乎神,人保於城、城保於德。德者,神所憑依也,則都邑之主,其城隍神之謂乎。蜀地土惟涂泥,古難版築1。至秦惠王始命張儀與蜀守張若城成都。其環十二里,其高七十尺,廨署廛里畫其下,井干樓櫓森乎上。其金椎初作,壤頹莫就,有大蔡周旋而行,俾壘堵依準而立,即今城也。其神功乎,由此而來。乃墉洫崇浚,塞扃固,萬雉邐迤2。一都繁會,神明支持3,金湯繕完。故前年蠻寇卒來,戎備無素,但擾郊鄙,不近闉闍。閉關戎嚴4,即時罷退,則抉傾捍患之力,其陰靈幽贊之神乎。前之舊祠,寓托隈堞5,偏陋逼隘,星歲滋深6。是用改度方隅,惟新經構。去乎幽奧,就於高明。其日惟丙7,其辰惟巳。其卦直巽,其宮在西,揭署於高門,宏敞於正堂。丹雘於周墉、圖繪於回廊,廟貌如生,像容有睟,神保是饗。永安定位。俾夫農無水旱,人不夭扎,屏絕蠻夷,阜安閭里,護乎封域,寓庶乎億年,爰書經營,以昭祀事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《全唐文》卷721,參校《成都文類》卷32(《文淵圖四庫全書》本)、《全蜀藝文志》卷 37(四庫本)、同治《重修成都縣志》卷13。城隍,道教神,主管一城之休戚,故為一城之保護神。本文記成都城隍廟修繕經過及城隍神之異靈,反映出唐時人對城隍崇祀情況。段文緯,與李德裕(787─849)同時人,曾任兵部員外郎,編纂李德裕《姑藏集》。

 

校記:

[1] 版築:《成都文類》作「板築」,《全蜀藝文志》、《成都縣志》都作「版築」 

[2] 雉:《成都文類》、《成都縣志》亦作「雉」,《全蜀藝文志》作「雄」,誤。 

[3] 持:《成都文類》、《成都縣志》亦作「持」,《全蜀藝文志》作「侍」,誤。 

[4] 戎嚴:《成都文類》、《全蜀藝文志》、《成都縣志》均作「戒嚴」,是。 

[5] 隈堞:《成都文類》、《成都縣志》亦作「隈堞」,《全蜀藝文志》作「隈」,誤。 

[6] 星歲:《成都文類》、《成都縣志》亦作「星歲」,《全蜀藝文志》作「歷歲」,是。 

[7] 丙:《成都文類》、《成都縣志》亦作「丙」,《全蜀藝文志》作「丙戍」,誤。

 

(鄒紅美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