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樓觀系牛柏記

    元元貞元年四月十六日(1295年5月1日)刻立。朱象先撰并書,李志元等立石。

    此記刻於前錄《終南山古樓觀宗聖宮之圖》碑碑陰。額隸書「古樓觀系牛柏」6字。碑身上部綫刻系牛柏圖,下刻「古樓觀系牛柏記」。文正書24行,滿行37字。碑面磨泐,字迹欠清。文載《正統道藏》。

 

錄文:

古樓觀系牛柏記

    三茅山一虛叟朱象先撰并書

    人與物林,然在大化中,性一而已。特禀之於形氣者,有正偏通塞之異爾。至論其才不才之性,]不遇之命,若動若植,則又未始不同也。惟木之生也,有蘖而殤,有栱而妖,有大十圍而無用,或]犧樽,或爲溝中之斷,其夭壽貴賤所遇者,如是之不齊,則亦豈非天命乎。今以樓觀之所謂系牛]柏觀之,益信其然矣。昔我]玄元道祖當姬周之世,將度關遠游,而文始老仙齋熏見,迎歸是第問道焉,嘗以挽車]之牛系之斯柏。今閱世二千四百歲矣,而蒼蒼之姿,尚無恙也。嘻,亦異矣。嘗聞大鈞插物,非厚]而薄稊稗也;聖人博愛,亦非尚賢而鄙愚也。一視同仁,理惟公共。今也,榮枯者如彼,其衆靡雕]若此,其獨豈天命之禀特異乎。豈以藏正氣、蓄至精,有本者如是乎。其有神靈守護乎。其亦聖神]所臨,道德所被,而有一溉之益乎。是皆不可測而知也。亦嘗爲之品題焉,然而若蓋之張,盎然]而若雲之覆,蜿然而若螭之孥,駛然而若猊之走,利然若角,回然若肘

其又龍而鱗之,獬而在鬣之],屙之申之,去之之,矗之倒之。老骨不蠹,而鐵石其頑;清風時至,而笙竽自鳴。白鶴不來,幽貞誰]與;雪戕霜虐,將奚爲哉。嗚呼,它山之松,幾生滅矣,惟孤根挺然而不沒也。庭宇之丹雘金碧,化]灰者迭更矣,其青青之陰永在也。當時之人,子生孫,孫生子,不可世計矣,而蒼官獨立而不改。]朝屢換矣,山川陵谷屢遷矣,而雅操不與之俱變。既曆者,雖得以代數,而來壽寧知其極也。自白]鹿升虛之後,得其所遺皆名迹爾,獨是爲舊家青氈歟。故世世寶之,以爲神物。至元戊寅春三月],皇子安西王特降令旨,遣提舉段德玉斫石爲牛,安置其下,以仿象當時之意。本宮主聶志]真、趙志玄奉命忻躍,以爲千載之遇。懇志諸石,昭示無窮。竊嘗因是而思之,昔人睹甘棠而思召]公,不忘有德也;周茂叔不剪庭下之草,仁愛之至而及於草木也。今]賢王緬懷]太上傳教之聖躅,既以啓甘棠之思,複稽古肖像,賁茲靈木,則又見博愛之至,一舉兩得,仁孰大]焉。惟仁則能周物,故關尹子曰:善吾道者,即一物中知天盡神,致命造玄。有見乎此,則不惟知物],物皆有天命,至物我通塞,可以融爲一體,而皆歸至仁之化矣,其可以一木而外之。

    元貞元年孟夏既望古摟觀宗聖宮知宮李志元□□□□□□提領劉志真立石

——出自《樓觀台道教碑石》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