凝真觀記

凝真觀記 年份:不詳

李一鰲

 

    余舫而東也,偕馬君、曹君,歷數巉嶂,千峭競秀,徑抵飛鳳。攀躋直上,有坪兀突,土人指點,原峰飛鳳,此古陽臺也。後枕翠屏,面拱集仙,左揖朝雲,右睇松巒,六峰連袂於江東,三峰聚首於水北,共得九焉。更隱三峰,隔山之表,深崟難探,稱十二峰。夫亦地映北斗,星照熒鎮,故奇異獸形,巧繪聳出耳。

    舊之古廟,草封鳥集,易神女為龍王,風雨不庇,廈將就傾,古迹奇踪,付之荒莽矣。

    余同馬君捐資,曹君獨主其事,辟基芟剪,鳩工創立神殿三楹,獻殿三楹,寧止棲神,亦供舒覽。

    說者謂宋玉賦雲雨,祀神女也。又謂治水有功,祀雲華夫人。余謂蜀楚門戶,翼軫分野,兩岩雄峙。錦江中橫,叠翠層巒,雲氣出沒,驚濤澎湃,喧豗匉訇,散為彩雲,聚為靈穎,歸舸行艓,上下呵護,當屬何物夫,非神之庇歟!幻之則神女也;昭之則雲華也。總山靈江精,融結變幻而不可窮詰。神禹鑿通以後,水妖震盪;雲華底定,功亦不在禹下。水,陰精也;神女夫人,陰屬也;江水之靈也。故祠以祀,其佑此雄關險峽,俾舫艫安瀾者,不必辨為神女為夫人也。

    廟成,游人亦有棲止。俾覽者,盼奇峰之聳峙,壯若鐵騎千群,擊銀濤之東下,湛為天塹一派。洵是天地巨靈,屹然百二關鎖,古者英雄必據之區。我明朝湯、廖並力,穎國階、文,共成一捷。護此關門,亦謂勢扼楚、蜀之交,寧獨大奇大異,峰列十二,天開錦圖歟哉!

    余觀而返,挽舟,徹夜抵旦。相與曹、馬二君,共嘯於驅熊之巔,而時已告午矣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光緒《巫山縣志》,並以《夔州府志》互校。李一鰲,事迹不詳。凝真觀,見前馬永卿《凝真觀記》。據文,當屬明朝時人所寫。

 

(楊超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