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雪相看堂記

冰雪相看堂記

任士林

    玄教吳尊師,即崇真萬壽宮之右。築室三間,載綢載繆,西南其戶,土榻陶春,石煤種燠。四方賓客宴坐其中,題曰「冰雪相看」。凡京師之名能文者,咸賦之紀之。既又命其侄編修君來錢唐,致辭於余,曰:余生大江東,以道際聖朝,留京師二十年。每歲大明北陸之日,一氣磅礴,萬象沖玄,固嘗乘廣莫之風,行玄枵之野。而太始嵌空之姿,坤元馴致之迹,飛舞淩空,崚嶒抱澤,值物班像,因川賦形,神矣至矣!是乃神游昆侖之上,左俯玉樹,右拾琪花。翠水無波,瑤池一色。歌浮黎之章,聽鈞天之樂。超鴻漾,混希夷,寂寥而莫我知也。然而造者爲化,化者爲造,相尋於無窮,而未始相離也。是故堅至之日,妙入流形,漉漉之中,洞在見睍。義、文不能畫,周、孔不能辭,固與之相入於環中。於是言非吹也,而吹者之有言;接非構也,而構者之方接。不凝也而屢遷,母莫也而敦化。則夫冰雪之觀,豈非吾玄牝之門而穀神之妙與?揚子有云:觀雷觀火,爲盈爲實,抑何見之晚耶?予聞而懼然驚曰:藐姑射之山,有人焉,使物疵癧而年穀熟者,非子耶?遂即其語爲之記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