丘長春真人重活枯柏碑記

丘長春真人重活枯柏碑記(民國十六年1927

陳明霦

    考《順天府志》,平谷縣東獨樂村玄寶觀,有柏一株,枯槁已久。有元至元間,歲在丁亥,燕京東郊諸紳禮聘丘長春真人,設醮於田盤山栖雲觀,路經平谷縣境,用膳於獨樂村玄寶觀中。真人見古柏已枯,毫無生氣,輒嘆可惜,起而摩之。次年春枝葉復生,葱郁如故,見者驚奇。南塘老人張天度爲之作詩,玉溪老人趙鑄爲之作記。至今八百餘年,柏榦接天,宛若龍形。惟碑上文字,迭經風雨,推殘模糊難辨。霦恐日久失傳,請人鈔錄,募資重刊新碑,立於京師白雲觀丘祖殿前,以供都中善信觀覽,庶足彰仙人靈迹之感應云爾。

    山村耆宿鬚眉白,靈根盤雲瞻古柏。殷勤衛護數十年,直斡亭亭高百尺。歲寒曾不變貞心,庭雪紛飛意自適。明堂大厦構良材,政恐工師來選擇。奈何亂世生不辰,鄉有饑民逢困厄。一時嘉樹忍雕殘,顔色摧傷枝狼藉。何來枯槁逮三年,歷盡霜欺兼日灸。古香古色世所珍,零落荒凉憂旦夕。長春仙駕偶經過,兩手摩挲言可惜。明年太歲在玄枵,密葉參差如舊碧。異事不免衆人疑,扁鵲神針似起虢。君不見田家荊樹中道枯,孝友一感復生蘇,又不見萊公折竹表忠義,插地乃活原非誣。况乎神功不可測,全憑元氣被朽侏,重看此柏成葱郁,佳話至今警智愚。長春今已歸蓬島,柏爾善保千金軀。南塘老人張天度作。

    夫以理在天下,類皆以耳目所親靚,信以爲實。耳目所未接,指以爲虛,此情之必然,勢之一定也。昔東漢弘處士活黃河岸邊已枯之楊,李唐呂仙人醫洛陽城南久斃之柳。雖聞其語,未見其人,而中心信仰,念念不忘。歲在丁亥,長春真人奉召,駐節長春宮,燕都諸帥,北面執弟子禮,敦請沒醮於田盤山栖雲觀,途出平谷縣界。用膳於城東獨樂村玄寶觀,見有枯柏已歷年所,生氣毫無。師起而撫摩,嘆爲可惜。迨次年春,枝葉重生,鬱葱如舊。人之得悉茲事者,咸以爲奇。余方客東早,與是村咫尺相望,耳熟其事,徒以傳聞日久,未暇深考究竟。異日以事他,適宿於縣之通玄觀,日雲暮矣。方欲就枕,有道人李志平者,燕松枝,携短幅,啓戶入室,以幅授余,受而讀之,乃南塘老人所咏,長春真人重活枯柏之詩。疇昔所疑恍然盡釋,殆所謂非異人,不能成異事,非異事不能表異迹也。讀既競,李從容謂余,請作文鐫碑,以著崖略,而廣流傳。余與張李兩先生,素有相知之雅,義有不容辭者,援索筆,而爲之記。

    玉溪老人趙鑄作

    中華民國十六年歲在丁卯白雲觀住持陳明霦暨執事道衆公立

    龍門法派第二十一代第子張至德張至芳捐資勒石

 

補:據《北圖中國歷代石刻拓本彙編》

    民國十六年(1927)刻。碑在北京西城區白雲觀。拓片高129厘米,寬80厘米。陳明霦撰,周理鶴繪圖,元張天度詩,元趙鑄記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