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柳場文昌閣記

麻柳場文昌閣記 年份:公元1766

高秉醇

 

    人才之盛衰,關乎氣運。而氣運之盛衰,恒藉乎人工。誠以人工可補坤輿之缺,挽既衰之運,以默攝乎人心,而鼛乎鼓之,軒乎舞之,以善其心,以淑其身,以淳乃風俗,而振乃士氣。人工之所補,豈淺鮮哉?

    達之東土麻柳場,土沃民饒。鍾山川之秀,而降其靈者,若清敏公之相業,廖參政之文學,黃忠毅之節義,瞿氏父子兄弟之科甲聯芳,推而舉之,指不勝屈,固一時之盛也。粵自兵燹而後,人物不無稍衰。盛極而衰,理固然也。我朝聖聖相繼,久道化成,民風士氣,蒸蒸日上。然達東文教猶未極盛,是豈今人不如古人乎,抑以地脈未擅其勝也?望氣者以為山峻水駛,當于水口建立文昌閣,迎而鎖之,以結其氣。且夫帝君何以文昌稱也?考《天官書》載:文昌次斗魁曰天府,星似戴筐,其曜有六:曰大將、曰次將、曰貴相、曰司命、曰司中、曰司祿。大將建威武,次將主武事,貴相司文衡,司命主嗣礽,司中主賞功進爵,司祿主祿次升降。帝君感斗魁之精而生,其職司之所掌,適足以維持氣運,況夫《陰騭》之文,言孝之經,其本一。心之仁孝而垂為訓誡者,亦足以感發斯人之善心,俾之鼓舞乎道德之中,以善其俗而成其材,則斯閣之建宜哉!第以非常之功,必賴倡先有人。巡主丁公以浙東名士來蒞茲土,廿載有餘。平市價,以息爭訟;息盜賊,以安保甲;祈雨澤,以救荒旱;修浮橋,以濟人行。種種善政,難以枚舉,既以乂安民生,復欲振興文教。爰是親往經營,捐俸創修。始于乾隆三十年,逾年功竣。會首曹君等叩門求記,余曰:「此盛舉也!」是誠足以補坤輿、挽氣運,而有得于神道設教之意也。夫氣運無為,人事有權,一鼓其機而俊偉特達之彥爭自濯磨,地若獻其靈,神若啟其衷,何難以德義文學媲美前芳,而與瞿、廖、黃、衛諸君子同昭其盛耶?迨至後之視今,亦猶今之視昔,不知者或以為氣運適然,而有志者當必能辨其所自矣。是以為記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民國《達縣志》。高秉醇,字粹中,號屏山。達縣人。乾隆十八年(1753)副貢,選彭水縣教諭,後升保寧府(今閬中)教授,卒于任。文昌閣,在達縣麻柳場西。清乾隆三十年(1765)創修,三十一年(1766)功竣,高秉醇為之記。

 

(楊超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