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城山朝陽洞記

金城山朝陽洞記 年份:不詳

吳翔鳳

 

    繡閣層宮,軒稠者安之,志在廟堂之上也。巉巖絕壑,曠怡者安之,志在山水之間也。二者雖有不同,要盡其所遇而已。語于今日較有取捨焉。

    金城天險,北之腰有抱朴子古洞,丹雖燼,蘿徑可攀。布衣潘氏陽春,老而好靜,煙霞成癖,于東之腰鑿洞,塑諸佛像,延僧以供,且不吝貯粟其中,以周貧乏。

    余一日勝遊東郭,登眺其上,見其吞吐天光,參差雲影,玉泉交流于壑,石發蔚青于岩。野花爐爇同香,鳥語簫音共和,飄飄然恍如身在三島九皋矣。不覺鼓掌,曰:幽乎斯洞,雖無斧 龍珠之奇,已有四時爽豁之觀。天下兵興,方欲學猗玕子而未能,而孰知若翁已先得之,何其哲也。且其翹然高舉,又人皆所最難者,彼子若孫,皆翩翩貴介,所謂軒稠者此也。獨能置高廣而樂幽棲,棄膏梁而甘藜糗,談玄了空,行所自信,其曠怡為何如哉!是殆知時之可舍而舍者與?昌黎度李願之言曰:「與其譽于前,孰若無毀于後,與其樂于身,孰若無憂于心。」潘老其庶幾乎?語畢,僧明望從旁請曰:「善哉,善哉!不可以無記。」余聞之首肯,既筆其事,且為之歌曰:「有山天險淩劍閣,有洞雲深無鎖鑰。九衢埃壒了不知,鶴放風清惟所樂。主人好道問玄玄。坎離接處自函三。況復能還一會家,虎豹豈敢呼當關,門外山山間,月但長照無休歇。一聲僧馨出東龕,驚起方壺山上客。」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同治《儀隴縣志》。吳翔鳳,清康熙間(1662-1722)任儀隴教諭,其餘事跡不詳。朝陽洞,在儀隴城東東龕寺左,清康熙年間儀隴人潘陽春捐修,吳翔鳳為之記。

 

(楊超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