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修文昌祠記

重修文昌祠記 年份:公元1737

屠用謙

 

    余牧綿將幾四載,布衣蔬食,澹與泊遭。歲獲俸廉千金,除度支外,理署去其一,修塔去其一,輯志去其一。諸凡職所能為,規模俱已粗定。況吾儒根本攸關之地,顧可略焉弗講乎?

    惟是左綿學宮,湫隘樸陋,僅蔽風雨。遽欲踵事增華,俾回廊曲楹、碧瓦朱甍,望而軒敞壯麗,慮不下數百餘貫。區區寒員,累費之後,力實未逮,願以俟後之同志者焉。但取需用祭樂器數,及月臺泮池,勉為措置,殊覺改觀。獨文昌祠宇,舊在學宮之旁,康熙三十一年同決于水,維時守斯土者急卜城西南隅改建學宮,而祠未議新,距今二百七十餘甲子矣。州人士雖屢以為言,遷延未就,此心能無闕然?

    郡學生孫達,予所薦孝廉,方正士也。近于文廟巽方,捐置新址,以倡厥義。予喜之,予尤嘉之。紳士耆民隨廉有西街官基一所,可豎三楹,轉售滇人原福建將樂謫令朱燦英,得若直二十金。詢謀僉同,將鳩木征石,擇吉而興工焉。具狀聞于予,所謂以公辦公也。予喜之,予尤嘉之,而向者闕然之心亦遂怦怦欲動矣。方思大其棟宇,高其閈閎,飾其丹堊,厚其牆垣,奈囊橐蕭然,力不從心,終如此怦怦者何?然而諸君子固知我貧也,即以俟之將來,諒不予責。但此心自予始之,不自予遂之,人其能代予遂乎?

    會紳士何雄裔、孫之琦、徐上達、何漣、劉高遷、王星生、周文學、陳文達、周于仁念予刻郡乘缺費,醵白鏹十餘金致予。予雖貧,不敢染指,固辭,又無以當諸君子意,于是復竭綿力,加捐如前直,統付首領,襄茲盛事,姑以遂予怦怦欲動之心耳。祠成,問記于予。予緣秩滿報最,得署上上考,行將筮吉就道,入覲京師。謹撮其顛末,以謝諸君子。他日者人文蔚起,名占斗魁,績垂鐘鼎,其以是為權輿焉。

    時乾隆二年丁已六月也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民國《綿陽縣志·建置·壇祠》,校以同治《綿州志·祠廟》。文昌祠,在綿陽城內。屠用謙,湖北孝感人,清雍正十一年由翰林院庶吉士簡任綿州知州,乾隆三年再任兩年。本文作于乾隆二年(1737年)。

 

(查中林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