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修文昌宮碑

重修文昌宮碑 年份:公元1801

彭錫珖

 

    嘉慶五年庚申冬,珖奉檄來什邡。未兩月,諸紳士有議修帝君宮之請。珖徵其奉善,顧軍需旁午,慮有未遑。而士民應議而來,則善念之積,所由來舊矣。帝君者,後天之孔子也。其書多言果報,其旨備于《陰騭》,騭之為言定也。《書》曰:「惟天陰騭下民。」言人之為天默定之也,帝君之言陰騭,則人自定之也,善心含于人人,而水火盜賊,有不期遠而自遠者。此天人感應之機,所必然而無惑者也。

    是舉也,經始于辛酉初春。首事等日極經營,不辭勞瘁。于是隘者廣之,缺者增之,廳宇加閎,廊廡皆備。門外建棹楔高數丈,屹如巍如,尤足示尊嚴而符體制。雖丹雘需時,而規模已定。珖固樂茲事之足與有成也。九月中旬,欽奉上諭:「京師地安門外舊有明成化年間所建文昌帝君廟宇,久經傾圮,特命敬謹重修。而以帝君主持文運,福國佑民,崇正辟邪,靈蹟最著,海內崇奉,與關聖大帝相同,允宜列入祀典。著交禮部太常寺,將每歲春秋致祭之典,照關帝廟定制。」仰見聖主尊崇文教,錫福下民,實足遠超千古。而斯時捐貲之士民,益聞風而踴躍,經理之首事,益鼓舞而忘疲,有不啻令如流水者矣。

    伏思惟皇建極,斂福敷錫庶民,惟民保極,運行近光天子。君民之相與,其感孚至神,而徵效有甚速者,《(洪)範》固已詳言之。今聖天子于京師首善之區重建帝君廟宇,重以祀典煌煌。而什邑首事士民等,修葺帝君宮,適逢其盛,趨事恐後,即桑門之子、羽衣之流,亦多有助。豈非大化之翔洽,深入民心,有感召于不自知者哉?孟冬下浣,宮將落成。首事等屬序于珖,特薰沐而敬志之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民國《什邡縣志·藝文·金石》。文昌宮,在什邡城南門內。彭錫珖,江西湖口人,清進士,嘉慶五年(1800年)至九年任什邡知縣。本文作于嘉慶六年(1801年)。

 

(查中林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