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女考

神女考 年份:不詳

范守道

 

    世傳神女事,止據宋玉《高唐賦》為言,謂其為雲為雨,見夢襄王。後人遂以為此山之神姬,若武都山精之流,莫不思一遇之。詞語淫褻,有污仙真。且未知神女助禹治水,大有功於斯世。而巫峽之民,受賜尤多,自當廟祀以報其功者,何可假宋玉賦而比之淫祠之列也?

    按《集仙錄》云:雲華夫人,王母第二十三女,名瑤姬。受煉神、飛化之道。嘗東海游,還過巫山,流連久之。時大禹理河駐山下,因與夫人相值,拜而求助,即敕侍女授禹策召鬼神之書,因命其神將狂章、虞余、黃魔、大翳、庚辰、巨靈等1,助禹斷石疏波,以循其流。禹拜而謝焉,夫人或倏然飛騰,散為輕雲,油然而止,聚為夕雨。或化遊龍,或為翔鶴,千態萬狀,不可親也。禹疑其狡猾怪誕,非真仙也,問諸童律。律言:「夫人昔師三元道君,受上清寶經,為雲華上宮夫人,領教童真之士,隱見變化,蓋其常也。所授寶書,亦可以出入水中2,驅使蛟龍3,收束虎豹,呼召六丁,顛倒五星,久視存身,與天相傾也,」因命侍女陵雲華,出上清寶文以授,禹拜受而去,遂能導波決川,以成其功。天錫元圭,以為紫府真人。其後宋玉言於襄王,王不能訪導,要以求長生,築臺高陽之館,作陽臺之宮以祀之。宋玉作賦,寓情荒淫,高真上仙,豈可誣而降之也?予惟《仙錄》是考,雖所言未必盡實,而世乃有神禹之稱,且言其夢滄水之使,發宛委之藏,事俱秘密不可究詰。其遇夫人而受寶文也,安可謂之無耶?4,不然,三聖相授守一道,而禹獨稱神,何哉?說者謂禹功在萬世,則夫人之功不在禹下,其當廟食兹土也無疑。但當易匾額為「雲華夫人祠」,而載其事於碑間,明示世之人,使之崇重而敬祀之,以為報功之典,不可視為淫祠而輕褻之也。

    予自督學山西時,閑閱仙傳,偶是其詳,欲為夫人雪誣久矣。既而監兵建昌,得代東還,道出夫人祠下,而夔守耿君爭光偕予同登。士有志稽古者,因書其略授之,俾刻祠中,以闡揚幽隱,而旌夫人洪功。觀者勿以為誕而訾之可也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光緒《巫山縣志》,並以《夔州府志》互校。范守道,明隆慶至萬曆年間人,曾為山西督學,又監兵建昌,據文,當係巫山人。神女廟事,見馬永卿《凝真觀記》。耿爭光,河南杞縣進士,曾任夔州知府,亦當在明萬曆之前。

 

校記:

[1] 「巨靈」,《夔州府志》作「童律」,據《仙鑒後集》作「童律、巨靈」,是。 

[2] 「水中」,《夔州府志》作「水火」是。 

[3] 「驅使蛟龍」,《夔州府志》作「嘯叱幽冥」。 

[4] 《夔州府志》「無」下有「稽」字。

 

(楊超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