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女廟記

神女廟記 年份:公元1147

馬永卿

 

    永卿自少時讀《文選》高唐等賦1。輒痛憤不平。曰:「寧有是哉!」且高真去人遠矣,清濁淨穢,萬萬不侔,必亡是理。思有以闢之,病未能也。得二異書參較之,然後詳其本末。

    今按《禹穴紀異》及杜先生《墉城集仙錄》載:禹導岷江,至於瞿唐,實為上古鬼神龍蟒之宅,及禹之至。護惜窠穴,作為妖怪,風沙晝瞑,迷失道路,禹乃仰空而嘆,俄見神人,狀類天女,授禹太上先天呼召萬靈玉篆之書,且使其臣狂章、虞餘、黃魔、大翳、庚辰、童律為禹之助。禹於是能呼吸風雷,役使鬼神,開山疏水,無不如志,禹洵於童律。對曰:「此西王母之女也,受回風、混合萬景、煉形飛化之道,管治巫山2。」禹至山下,躬往謁謝。親見神人,倏忽之間,變化不測,或為輕雲,或為霏雨,或為游龍,或為翔鶴,既化為石,又化為人,千狀萬熊3,不可殫述。禹疑之而問童律。對曰:「上聖凝氣為真,與道合體,非寓胎稟化之形,乃西華少陰之氣也。且氣之為用,彌綸天地,經營動植,大滿天地,細入毫髮,在人為人,在物為物,不獨化為雲雨龍鶴而已。」

    僕始讀其書,甚駭異之。既而深思,則皆合於《易》焉。所謂西王母之女者,則有合於坤為母,兌為少女之說;所謂變化不測者,則有合於陰陽不測妙萬物之義,豈不灼灼明甚哉!《易》之為書與《莊子》多有合。易者,陰陽之書,以九六為數,而《南華》開卷,已有南鵬北鯤,九萬六月之說,概可見矣。又《莊子》所載,藐姑射之神人,大似今之神女。是其言曰:「肌膚若冰雪。」則有合乎金行之色;「綽約若處子。」則有合乎少陰之氣;「游乎四海之外」,則可見乎神之無方使物;不疵癘而年穀熟,則又見乎秋之成物。故郭象注云:「夫神人者,即今所謂聖人也。」斯得之矣。僕因悟《易》之少女、《莊子》之神人、郭象之聖人、今之神女,其實一也。僕然後知神女者,有其名而無其形,有其形而無其質,不墮於數,不囿於形,超男女相出生滅法4,故能出有入無,乍隱乍顯。舉要言之,乃西方皓靈七氣之中,少陰之靈耳。豈世俗所可窺哉!

    且《楚辭》者,文章之大淵藪也。而屈宋為之冠,故《離騷》獨謂之經。此蓋風雅之再變者,宋雖小儒,然亦其流亞,自兩漢以來,未有能繼之者。今觀《文選》二賦,比之《楚辭》陋矣。試並讀之,若奏桑濮於清廟之側,非玉所作決矣。故王逸裒類《楚辭》甚詳。顧獨無此二賦,自後歷代博雅之士,益廣楚辭。其稍有瓜葛者,皆附屬籍,唯此屢經前輩之目,每棄不錄,益知其贋矣。此蓋兩晉之後,膚淺鯫生戲弄筆研,剽聞雲雨之一語,妄謂神女行是雲雨於陽臺之下,殊不知雲雨即神女也。乃於神女之外,別求所謂神女者,其文謬可笑,大率如此。

    僕今更以信史質之,懷、襄,孱主也。與強秦為鄰,是時大為所困,破漢中、轢上庸、獵巫黔、拔郢都、燒夷陵、勢益駸駸不已,於是襄王乃東徙於陳,其去巫峽遠甚,此亦可以為驗也。且《文選》雜偽多矣。昔齊梁小兒有偽為西漢文者。東坡先生止用數語破之,何況戰國之文章,傑然出西漢之上,豈可偽為哉!

    噫,峽之為江其異矣乎!遠在中州之外,而行於兩山之間,其流湍駛而幽深,故無灌溉之利。若求之古人,是蓋遠遁深居之士,介然自守,利不交物,若鮑焦、務光之徒。今吾儕小人,乃敢浮家泛宅,沒世窮年,播棄穢濁,日夜喧哄,其罪大矣。神不汝殺,亦云幸矣。且峽既介潔清閟如此,乃陸海之三神山也。是宜閬苑真仙,指以為離宮別館,誕降爾衆之厚福。故凡往來者,既濟矣,當於此致謝。未濟矣,當於此致禱以無忘神之大德云。

    紹興十七年二月,永卿赴官期,道出祠下,既已祗謁,若有神物,以鬱發僕之夙心者,因備述之,以大闡揚神之威命明辟。且為迎餉送神之詩,用相祀事系之碑末。曰:

    夔子之國山曰巫,考驗異事聞古初,有龍十二騰太虛,仙宮適見嚴呵吁。霹靂一聲反下徂5,化為奇峰相與俱,至今逸氣不盡除,夭矯尚欲升天衢。壯哉絕境天下無,宜為仙聖之攸居。仰惟高真握珍符,鎮治名山奠坤隅6。昔禹治水何勤劬,按行粵至萬谷區。妖怪護惜紛恣睢,風沙晝晦迷道途。神人親御八景輿,授禹丹篆之靈書。文命稽首受瑤圖,手握造化幽明樞。役使鬼神才斯須,萬靈恐懼聽指呼。巨鑿振響轟雷車,回祿烈火山谷菹。墾闢頑很如泥涂,岷江東去無停瀦。倘非神人協禹謨,懷襄正恐民其魚7。大功造成反清都,朝游閬苑暮蓬壺。呼吸日月飲雲腴,頻視濁世嗟卑污。江皋古廟像儲胥,神兮幸此留踟躕。自古膏澤常霑濡,逮今疲瘵蒙昭蘇。巴峽野人貌瘠癯,原降豐歲朝夕鋪8。出入樵采無於菟,客舟性命寄須臾。願賜神庥保厥軀,往來上下無憂虞。日則居兮月則諸,繄嚴奉兮永不渝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光緒《巫山縣志》,並以《夔州府志》、《全蜀藝文志》、《蜀藻幽勝錄》互校。馬永卿,字大年。揚州人。宋大觀三年(1109)進士。官永城主簿。從學劉安世二十六年。有《元城語錄》、《懶真子》等。神女廟,又名凝真觀,在縣城東四十里十二峰南、飛鳳峰山麓,唐儀鳳元年(676)創建,宋宣和四年(1122)改稱凝真觀,宋紹興二十年(1150)封神女為妙用真人。馬永卿於紹興十七年(1147)赴任過此,為文記之而刻於石。

 

校記:

[1] 「賦」上,《全蜀藝文志》、《夔州府志》、《蜀藻函勝錄》俱有「三」字。 

[2] 「管」,《全蜀藝文志》、《蜀藻幽勝錄》、《夔州府志》作「館」。 

[3] 「萬熊」,《全蜀藝文志》作「葱葱」,《夔州府志》、《蜀藻幽勝錄》作「萬態」,作「萬態」是。 

[4] 「超」,《全蜀藝文志》作「無」。 

[5] 「反」,《全蜀藝文志》作「龍」。 

[6] 「隅」,《全蜀藝文志》作「輿」。 

[7] 「懷襄」、「恐」,《全蜀藝文志》、《蜀藻幽勝錄》作「襄陵」、「怒」,按作「懷襄」「恐」是,謂楚懷建成王,楚頃襄王。 

[8] 「鋪」,《全蜀藝文志》、《夔州府志》、作「餔」,作「餔」是。

 

(楊超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