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雲觀碑記

白雲觀碑記(民國十七年1928

天津徐世昌撰並書

    白雲觀在京師西郊,爲時名勝。蓋元邱長春真人居焉。真人諱處機,字通密,登州栖霞人,生有異禀,年十九,隱於寧海之昆崳山,爲全真之學。尋從重陽子王嚞受丹决,迺自號長春子,入龍門磻溪者數歲。鶉衣草屨,登岩茹芝,遠近聞慕,咸歸伏焉。宋金數遣使徵召不赴,元太祖特使近臣臨存以蒲輪迎之。真人既至,太祖設壇席,奉若神明,號爲神仙,晋爵大宗師,掌管道教,奉居太極宮稱長春宮,旋改今額,卒年八十,賜號長春演道真人。先是真人卒,其徒奉冠服,瘞於觀,建處順堂於其上。明景泰中堂壞,道士乃易爲殿額,曰長春,以奉真人像。其後世世繕治,迭有增築。曰三清殿,曰皇閣、曰復順堂。而觀後圃,更起台榭,極泉石竹木之勝。凡積屋之區若干,其齋祭誦講之堂,燕游寢食之所,連房櫛比,棟宇崇峻,蓋規制閎矣。真人在元,久陪帷幄,絕無所異,其所言大抵歸於修仁德,植孝義,戒殺戮,節耆欲,尚清靜,以勸厲當世。其用心之偉,誠非尋常煉丹燒汞符籙禁咒之徒,依托神鬼者所能及也。然世傳其靈迹不一,抑果何術以致之哉。自真人卒四百年,當康熙中,乃有王道士常月者,操行貞潔,主講白雲觀,久得賜紫衣,封抱一高士,又五十餘年,有羅道士者奇迹尤著,京師九門,一日九見其形。居蜂窩,蜂數百萬,出入其口鼻,而壹無所螫,日食斗米,不食亦不求也。雍正中,封恬淡守一真人,今分葬觀東西塔院。觀有明正統道藏,門人傅增湘,商諸住持陳明霦,景印流傳。余力助其成,曾爲之序。丁卯八月,觀中敷宣中極三百大戒,明霦請爲碑記。余惟道家者流,本於黃老,守中歸根,以游於物之初,抱神處和,與日月參光,與天地爲常,以其長生久視之道也。其後乃有興雲啓霧,召致鬼神,幻化之事,吸新吐故,煮丹飲符,其異於古亦遠矣。然若長春者,假道於仁,託宿於義,而游消搖之虛,豈非古之所謂神仙也耶!元明以降,累世君相崇仰元風,歲時瞻拜,施賚大萬。燕九之會,車騎駢闐。蓋暨今七百餘歲。宮觀簫鼓之盛,然爲一方之望矣。然爲其徒者,雖有朝夕之奉,園林之美,不可苟馬安逸手旦莫之頃,要在澡雪心神,樹功積行,近企王羅之德,而遠承長春之學,則更百世遠而彌光,其必有所興起者矣,居是觀者,尚其勛哉。

    中華民國十七年歲次戊辰春二月 旦

 

補:據《北圖中國歷代石刻拓本彙編》

    民國十七年(1928)二月刻。碑在北京宣武區白雲街。拓片高207厘米,寬72厘米。徐世昌撰並正書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