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王重陽詩歌碑

    元大德十年(1306年)刻石。楊太初書,劉道希刊。

    詩歌刻於《全真開教秘語之碑》碑陰。碑文正書,27行,行3至55字不等。碑右面有石花三處,但於字無大損。部分詩歌《道教與養生》有著錄。

 

錄文:

王重陽詩歌碑①

     初,重陽祖師既遇真仙傳授秘語,心光煥發,聖智流通,乃作歌曰:

        四旬八上始②遭逢,口訣傳來便有功。

        一粒金丹③色愈好,玉京④山上顯⑤殷紅。

     師自序⑥云:余嘗從甘河携酒一葫⑦,欲歸庵,道逢一先生叫⑧云:害風,肯與我酒吃]否?余與之。先生一引⑨而盡,却令余以葫⑩取河水。余取得水授與先生,先生復]授余,令余飲之,乃仙酎也。自是不復飲酒,因述《虞美人》詞曰:

        害風飲水知多少,因此通玄妙。白麻衲襖布青巾,好模好樣真個好精神。  不須鏡子前來照,事事心頭了。夢中識破夢中]身,便是逍遙達彼岸頭人。

    祖師結庵劉蔣,一日將東游,忽自焚之,里人驚救,見師舞於火邊,問其故,答曰:

        茅庵燒了事休休,决有人人却要修。

        便做惺惺成猛烈,怎生學得我風流。

    甘河鎮道友問師東游之故,曰:潭中提馬去。因賦《南鄉子》以留別:

    我已入南京,甘鎮人人個個聽。敬重三光須要認,休輕,五穀中間得至精。  此去决前程,寫盡平生自已聲。若是却來重一遇,靈靈,總看真形]一氣清。

    過洛陽,謁上清宮,留頌於壁間曰:

        丘譚王風捉馬劉,昆侖頂上打玉球。

        你還般在還⑾海內,瀛⑿得三千八百儔⒀。

    至登郡,題一絕云:

        一別終南水竹村,家無兒女亦無孫。

        三千里外尋知友,引入長生不死門。

    《竹杖歌》:

        一條竹杖名無著,節節生輝輝灼灼。偉矣虛心直又端,裏頭都是靈丹藥。不搖不動自清閑⒁,應物隨機能做作。海上專尋知友來,兀誰堪]可教恢托。昨宵夢裏見諸虬,內有四虬能跳躍。杖一引,移一脚,頂中進斷銀絲索。攢眉露目震精神,吐出靈珠光閃爍。明焰⒂挑來共⒃樂然,白雲不]負紅霞約。

    祖師既度七真,回至南京,將欲升仙,衆乞留頌,師曰:我於長安欒村呂道人庵壁先書之矣。其釋曰:

        害風害風舊病發,壽命不過五十八。

        兩個先生决定來,一靈真性成搜刷。⑥

    又《遺世頌》曰:

        地肺重陽子,呼名王害風。來時長日月,去後任西東。作伴雲和水,爲鄰虛與空。一靈真性在,不與衆心同。

    又書物外眷屬詩曰:

        一弟一侄兩個兒,和予五逸做修持。

        結爲物外真親眷,擺脫人間⒅假合尸。

        周匝種成清靜景,遞相傳授紫靈芝。

        山頭幷赴靈⒆華會,我趁蓬萊先禮師。

    大元大德十年丙午下元日重建於終南山十方大重陽萬壽宮

    洞然子楊太初書

    清真大師劉道希刊

    按:①此碑與《重陽全真集》(後簡稱《本集》)、《七真年譜》所載多有不同,後面特予注明,供研讀者參考。②始,本集卷二作「得」。③金丹,本集卷二作「丹砂」。④玉京,本集卷二作「玉華」。⑤顯,本集卷二作「現」。上詩七絕題曰《遇師》。⑥此言「自序」,非序《遇師》,而是序於東集卷五所載之詞《虞美人》。⑦⑩葫,本集卷五作「瓢」。⑧叫,本集卷五作「明」。⑨引,本集卷五作「飲」。⑾還,《道藏·七真年譜》作「寰」。⑿瀛,《七真年譜》作「嬴」。實應爲「贏」。⒀儔,《七真年譜》作「籌」。⒁清閑,本集卷九作「閑閑」。⒂焰,本集卷九作「艶」。⒃共,木集卷九作「固」。⒄據《七真年譜》,此詩於金大定五年(1164)題終南鎮上清太平宮。⒅人間,本集卷一作「塵中」。⒆靈,本集卷一作「龍」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