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皇觀碑記

玉皇觀碑記 年份:公元1653

鄒簡臣

 

    歲癸已,游擊慕公來署是邑,明禋廟貌燼後皆新,而玉皇舊址最先克舉。事竣,囑余為記。余曰:「何成功之速也?」慕公曰:「市民有子病,幾危,夢神語,能新我廟貌者生之,緣此感動,爭獻□力,以迓休祥」。嗟乎,世俗之誣,亦至此夫?玉皇位號不載於經史,天文躔次之書亦無由稽。自浮屠氏倡其說,漢、晉、齊、梁,荒唐封祀,又從而張大之,其為風影明甚。雖然,有無不必論矣,使其為無也,祠祀屬之贅舉,又何能司人禍福?使其為有也,則上帝儼臨,天子且親郊於圜丘。配以祖考,諸侯卿大夫不得與焉。乃街衢里巷大室藏之,無乃太褻與?况乎摻豚侈祝日應,非禮之祈瑣瑣,為人免災釋患,以希供奉有是理哉!嘗讀《丹經》,謂入泥丸徑寸,名紫極垣,有玉帝神居焉。而道家者流又或指絳宮為通明殿,夫泥丸非首乎,絳宮非心乎,乃一以紫極稱,一以通明著,是玉皇之尊則首也,玉皇之神則心也。人能自伸其神於萬物之表,而不失其尊,則玉帝廟貌靈爽不在冥漠,而在一身矣。抑世俗常譚皆曰:玉帝即天也。余以為天無所不覆,於人為大父,父之待子,所愛必極,顛連疾病,呼之即應,理有或然,其心惟孝子是恤,惟逆子是懲。善人,天之孝子也;不善,則天之逆子也。守身而事,雖菽水可以承歡,躍冶不祥,雖鼎鐘亦難底豫,然則祀玉皇者,為善不為惡,借廟貌以嚴心可也,舍心而求祉於廟貌不可也。既宰是邑,請以此意布之,敬玉皇者,或於政教亦有助乎?慕公曰:「然」。為勒之石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嘉慶《洪雅縣志》。鄒簡臣,樂至人。鄒於崇禎舉孝廉,曾任明通政司,晚年曾住洪雅花溪,號易齋先生。玉皇觀在共雅縣城西街。該觀明末兵火中毀損,清順治十年(1653)重修,鄒簡臣為文刻石以記之。

 

(楊超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