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靖達觀大師劉公墓志銘

玄靖達觀大師劉公墓志銘(至元二十五年1288

    濮州文道廣撰;通玄致道大師張志履書丹

    搢紳廟堂,進退百官,非達也,勒銘鐘鼎,揄揚英譽,非達也。超幻化之境,窮性命之源,而方寸洞然者,其達人之大觀者乎?練師劉公,嘗從事於斯矣。公諱志厚,字泊淳,道號廣陽子,世業應州,富而且仁。公少時記識聰敏,及長,志量豪逸,爲時輩所欽,辟充省掾。會朔方有警,朝議以公有籌邊之略,畀之虎符及兵師千衆,委鎮上黨。在仕塗中,立論讜正,舉措異常。一日,脫然有悟,遂弃職隱遁,避地遼沁間,因謀歸道。歲甲申,從銅川趙觀主爲師,趙辭之,令往拜長春師門下。公從其議,嘗游食魯、趙間,晝則一食,夜則忘寐,每專氣入精,淡然與神明伍,向所謂湖海之氣,榮觀之寵,一灑而俱泯也。公於儒書每見涉獵,而於老莊之學,尤得其旨,時人以莊子劉先生稱之。又精草隸書,自作一家楷式。己丑來燕,會葬長春師。未幾,復隱縉山秋陽觀,主者韓君氏卿待之甚厚。丁酉,掌教清和宗師以杜侯懇,詣沁原行醮,歸途抵洺州,公適有事於磁,聞師之來,敬謁行館,願執拔篲以備灑掃。師素得人於眉睫間,以公爲玄門重器,常置諸左右,使與賓客言及代書翰。庚子,侍師造陝西祖庭,往返數千里,凡應對出納之事,必盡精謹,未嘗以倦弛形於辭色,前後餘二十年,其尊師重道之心,愈久愈敬。每談及性命事,師必就其靈府發見之端而開導之,其後大有所得。與燕城士大夫酬唱,詞翰俱美,無半點塵氣,方外諸人皆以清和座下爲得人矣。有頃,保充五華宮、清和宮提點之副,由是道價崇重,門徒輻輳。立觀凡四,魏縣之重陽、臨彰之迎仙、磁州之長春、懷州之清和,皆公主之。戊申春,詔長春宮設普天醮,公預高道之選,恩例賜金襴紫服及今之師號。辛亥,先師委蛻,心喪不怠。迨真常宗師之嗣教也,因觀《寰宇記》,知燕之西山有神仙洞府,而徑路嶮巇,人迹罕到,命公往相視之。公不憚勞苦,徑往奉先,詢諸耆老,果於神寧鄉西北得黃山玉室洞天,俗雲漢留侯栖隱之所,又得仙都山仙君洞、大房山潜真洞,皆非人世所有。公復命,真常師甚喜,即命葺居之。時五華提點闕任,有難其行者,言之宗師,師責曰:五華因緣,大概已就,但得一長者主之足矣。今三洞福地,大費經理,微劉公,誰可托者!言者悚退。公既受命,罄己資以爲營構之具,先於仙君洞下創觀以居,仍率衆鑿丌洞門,始終計工千百。再年,師推公爲三山洞主。大緣未竟,公忽處順,蓋丁巳三月初十日也,春秋五十有九,所度弟子百余衆。方公未疾之前,曾書頌遺其徒焦志潤,有「神游八極,位列仙班」之語。由是觀之,可謂達生死之機而了了於胸次者矣!門人卜地,洞山之南隙而安厝之,禮也。四月晦,涿郡翠華壇郭子元、李子玉等陳祭,方盥之始,有群鶴翔集,人皆異之。葬畢,志潤等丐志其墓。余寓長春,辱與公鄰,且數得請益,用是不克牢讓,姑爲編次其實而繫之銘曰:

    維此畸人,玄門粱棟,即道是身,識世大夢。左右清和,筆頭拈弄,來無所將,去無所送。玄鶴一歸,三山空洞,勒銘翠琰,千載取重。

    至元戊子四月十九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門衆題名 張志明 李道恕 張壽童 王喜童 遷道一 邢德童 張慶童 馬闌童 楊興童 杜志淳 王道忠 杜志神 王道寧 王道興 馬志進 鄭志玄 張志元吳志超 馬志元 張道和 金志固 焦志潤 霍志輝 霍志希

    功德主治明居士李革、弟李鼎、侄男李白明、呂長壽

    前知五華宮事悟真大師賈志希立石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