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元觀碑記

玄元觀碑記[1]

本朝歲次庚申九月丙寅朔丁亥日長安希皓逸人撰,新關參吏范璉篆額書,棲跡羽衣毛道能刊。

    夫深山大澤,實龍蛇之所居,喬松勁柏,非[ ]螻所能生。鸞鳳不生於枳棘,至人偃息於山樊。高蹈煙霞,芝耕雲臥,聲利不能入者,其惟我王公其或似之歟!公諱志希,字子玄,磁州武安人。生特稟異,夙有玄契,志向清虛,器宇殊常,異黃埃稠人。年登未冠,父母議行媒妁,其志凜凜有不可奪之操,遂孑然孤邁,蹭蹬林丘。及聞神霄洞清平真人趙君有道之士,遂師事焉。君以朝針暮艾,薰[ ]日久,至於行役,親執荷負。厥後趙杖靸入關,乃謂曰:教門大開,各創一方,宜廣扇玄風,以行於他邦。於洛之陽,溯澗濱而上者已兩舍矣,邑曰新安,墅曰焦家溝,其地爽塏,其水淒清,其俗敦龐,松竹暢茂,蔚然玄古之風[ ]。其耆彥云:此宋朝楊令公之丘陵也。有女孫楊宗寶,感祖之義,居廬於此,遂入道而為觀焉。其志愨質而得道。真宗祀西嶽,車駕幸此。帝感其孝誠,賜玉虛散人。是時,殿閣崢嶸,戶牖虛映,粉堞朱甍,梅竹晶熒,背連北邙之根原,南接澗流之逶迤,東鄰康節之廬,西揖甘卿之祠。經金未毀,不滅福地之風。其後劫火燒空,丘塵亙野,惟餘斷垣頹址而已。既聞乃喟然歎曰:有廢必有興。乃掛缽於前,芟茅掇礫,築垣構屋。先以玄元殿,次列真官祠。西有竹洫,廁以壟阜,仍以三清,亞以七真,二師影祠[ ]倅其中,常生事產,別具公憑。清和大宗師賜號玄元觀焉。方之蘊古,萬分僅得其一焉。比之荒蕪,厥有成績矣。慮風序推遷,擬刻貞瑉,纘修前人之丕烈,繼紀成敗之肇因。[ ]法[ ]李志淳、賈志修,不遠千里,乞記於擁腫。予也棲跡於秦,尚昧秦甸,敢當伊洛之責焉?辭不獲已,考諸來狀,備實而錄之。寓長安十方大玄都萬壽宮希皓逸人為之記。中統元年九月日。

(1938年《新安縣誌》)

(王宗昱編《金元全真道石刻新編》,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版,第155—156頁。)

 



[1]《新安縣誌》云:碑尾刻新安縣長官二官次三官捕盜官等名稱,蓋亂離之世,官名奇異,故備錄之以補史佚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