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神廟碑記

火神廟碑記 年份:公元1814

張乃孚

 

    蓋聞南嶽峰高,允奠祝融之位;白華山小,聿專司炬之權。思食德于先皇,春及榆柳;稽資生于上古,義取調和。《禮》辨尊親,水之懦不如火之烈也;《易》占內外,鶉為味異于火為心也。夫火德庇人,叔度申弛禁之令;火正相士,閼伯為紀時之官。管仲祓之而登庸,祖瑩藏之而勤學。其為益也大矣,何若是可畏哉?蓋本指不備,空陳瓘斝之禳災;仁言弗聞,安得熒惑之避舍。所以池魚罹城門之禍,譆出詫亳社之妖。古人以之救時,則作苦之味正焉;用之紀物,則炎上之義明焉。

    我合歲在涒灘,時逢上巳,四老燃燈而未滅,八人過市而難知。未及豫防,誰噀欒巴之酒雨;不可向邇,遂損嘉福之金身。在數百家庀材鳩工,不崇朝而美其輪奐;豈二三椽神居佛像,忍終古而莫庇雨風?行路見而興嗟,當事為之動念。首捐清俸,更募祠人。仍基址之從前,嘉樂輸之恐後。擴而大之更爽塏,勿近市之嫌;改而新之壯觀瞻,實妥靈之宅。正殿一楹,後廳一楹,則賽神祈福,不致征逐之紛紜;僧寮有所,庖湢有所,則炙羊炮羔,何來腥羶之褻瀆。而且樂樓宏麗,歌水調不歌燭龍;石楹堅凝,驅畢方不驅岷鴞。興工于壬申嘉平,蕆事于甲戌季夏。計費緡則二千有奇,計日則六十其旬。

    從此蓮花七匝,梵唄聞鹿女之音;布幔一車,江流滅元規之望。阿誰幼慧,識之則斗柄生春;偶爾寓言,卜之則井中得士。瀾塔鈴雨,浪傳火字之訛;元武池波,永息突薪之訟。或減座上之衣,吐而待客;或逞壺山之術,握者何人。凡此咸神聽之和平,頓藏餘烈;奠民居之康乂,樂觀厥成也。僕熱不因人,必滅子鴻之焰;貧而有識,敢爭叔夜之光。浮玉生波,當化雲而成瑞;臨邛掘井,亟下石以塞泯。庶凡文成五色,珠懸智慧之燈;碑勒一龕,書絕柳州之賀云爾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民國《合川縣志·建置二》。張乃孚,見《重修老君山大殿碑記》題記。火神廟,在合川縣城北城,乾隆末重修,此文作于嘉慶甲戌(1814年)。

 

(查中林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