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瀆廟碑

江瀆廟碑 年份:公元1091

胡宗愈

 

    皇帝嗣位之十三載,聖德誕敷格於上下,兵革不用,輿地來復,覆載之內,罔不歡喜。乃正月丙戍,大赦天下,撫寧神人,無所不至。命長吏葺諸神之祠,而江瀆廣源王廟在成都,艱難以來,歲久弗治。守臣世將既再拜,奉命退切,惟念江水祠蜀,遠著祀典、而其滌源岷山,朝宗於海,以節宣天地之氣,靈潤所被,東西萬里,功利及物,不可數計;祀秩之尊,冠於四瀆。今祀在吾地而壞不加葺,以重勞上命,臣之罪也。其不可弗虔,既齋戒祗壞,躬至祠下,閱棟梁之傾撓者,垣庸之穿敗者、涂茨之剝落者,陛之陷缺者、丹堊之漫者,度所以新之,周行庭廡間,見一碑巍然。其一唐節度使李景讓文,載天寶元年詔書:惟夏四月,肇辰迎氣,其率祭官祀南瀆於益州,而其祝詞曰:「嗣天子某遣某官某昭告於南瀆大江,恭以玉帛犧牲,粢盛庶品,明薦於神。」其一國朝右補闕蘇德祥文,載藝祖乾德六年詔:「舉唐祠典以立夏日祭江瀆於益州。」開寶五年,帝以舊祠隘甚,命有司繪河瀆廟制度,增取趙廷隱故第以建今廟。益祀事之修備,嚴唐制而廟貌之威。爰自本朝,載瞻規摹,用意宏遠,顧將廢於因循,益震懼不自寧,於是勵官傣稱事,任市材,甓摹工徒,稽課程,謹出納。物之直皆取於官,一夫之役弗病於農。以三月丙寅命工,至元月丁巳落成,凡為屋百六十有六楹,用錢七百二十萬有奇,雖輪奐一新,而舊貫無改。於是崇開寶之成規,修前代之令典,仰承聖上中興復古之意,臣誠不佞,竊庶幾萬有一焉。謹再拜稽首作詩曰:

    藝祖繼天,百神受職;命蜀祠江,有廟奕奕;聖王中天,我祖是承,飭其守臣,蜀廟以新;有嚴其棲,有秩其祀;群吏祗肅,唯天下俠,祀貺於神,彌富致祥;佑我下民,江水湯湯,惠此坤維,其永無疆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《成都文類》。江瀆廟又名廣源公廟。本集所收江瀆碑,前有李景讓,蘇德詳及此共三碑。唐制,祭祀江瀆,每年─祭,例在立復目,由益州地方長官主祭。三碑反映了道教神四瀆之一匯瀆神,自唐宋以來在四川的崇祀情況。胡宗愈,仁宗朝宰輔,元祐四年(1089年)罷。出知陳州,徙成都府。據吳廷燮《北宋經撫年表》,知成都在元祐六至七年(1091-1092年)。碑文撰年即在此時。

 

(蔡東洲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